言论

敦马害人害己/小二

仕林河补选落幕。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再迪以13060 票数狂胜,更刷新该区有史以来的胜出多数票。

这一胜绩,不但巩固了国阵在该区的实力,更是狠狠地刮了敦马哈迪医生两巴掌。因为其中一位独立候选人阿米尔库赛利其实就是敦马新创立的祖国斗士党的先锋队员。即使敦马亲自到选区站台拉票,也只得2115票,不过是属意料中的结果。同时也象征着敦马迟暮之年,光芒渐失,再也起不了以往的号召力。

回想2018年,希盟在毫无心理准备下,击垮已在本国执政了60年的国阵政府。第一次出现了改朝换代、政权交替的现象。当时的希盟政府,为了要稳住阵脚,安定民心,在这过渡时期,推选敦马再度任相,并定下交棒给安华协议。

然而,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敦马坐上首相宝座后,却迟迟无意下来。一会儿说还没有灵感;一会儿又说还没有去想这回事;一会儿又说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办好;一会儿又说等他把国家经济弄好;一会儿又说他也记不清交棒这回事;最后一次又说等今年11月亚太经济论坛在吉隆坡举行后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其实,敦马这种敷衍的态度,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根本无意交棒,只是在拖延时间。或是另有议程,只有他知道,但希盟各成员党,个个急得好像热锅蚂蚁,却又无可奈何,又怕为了此事而引起内讧,更是得不偿失,只好一直等下去,希望亚太经济论坛过后,看看是否会有转机。

敦马不按牌理出牌

谁知敦马又再不按牌理出牌,来一招杀手锏,辞去首相职位。这一决定,轰动了本国政坛。过后他又自我推荐,史无前例的要当一位无党派政府的首相。间中的来龙去脉,团团转转。

敦马的动向,让国人像在雾里看花,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没人知晓。

突然,平地一声雷,闹出一个喜来登政变,让希盟政府垮台。

敦马也被几位亲信出卖,失去了首相职位。

这一招可说是在老虎嘴上拔毛,使敦马颜面尽失。他把这几位亲信恨得咬牙切齿,誓言报回一箭之仇。

但现实归现实,尤其是在政治圈子里。目前的敦马,年事已高,权力尽失,有谁会尊敬他?又有谁会怕他?看到视频中国会开会的情形,敦马不时被一些政客左右开弓、任意鞕挞,毫不留情。而敦马依旧在一些老话题打转,没有一点创意和重点,完全不被人看在眼里。而且最近看到老马发言时更显得有点反应缓慢、词语笨拙,真是此时非彼时,令人嘘唏。

追根究底,敦马会有今日下场,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怨不了别人。

当初如果他按照协议把首相棒子交给安华,自己告老还乡,安享晚年,万古流芳,何乐而不为呢?

反应
言论

马哈迪的三败/许国伟

我国的政治人物,常有一个共同点。有错,都是別人的错,自己不觉有错,也不知错在哪里。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就是其中佼佼者。

老人家最近回到浮罗交怡,直言:“我不知道究竟做错了什么,被选民拒绝?”

他说,自己多年为浮罗交怡付出和贡献,但第15届全国大选他不但败选,还失掉按柜金,让他深感失望和伤心。

马哈迪在浮罗交怡区国席五角战中,只得4566票失按柜金,而当选的是土著团结党候选人苏海米,得票2万5463票。

这次大选,对马哈迪而言有三大败。

一败,他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全军覆没,自己和儿子都在老巢输了,想东山再起也难了;

二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浮罗交怡选民成就他再任首相,但这次让他输得“一铺清袋”;

三败,他创立土团党再遭土团党开除,这次原想上演复仇记,结果遭土团党候选人打趴。

不知何错遭拒绝

饶是如此,老人家还是声声问,至今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而遭选民拒绝。

或许,老人家可参考以下两句话背后的故事。

第一句,“既然操控不了,他就毁了大家”。这是作家威廉塞耶评论老罗斯福的话。

老罗斯福卸下美国总统职后,对共和党接班人越看越不爽,最后离开共和党另创进步党再上阵参选,跟共和党塔夫(要竞选连任)和民主党威尔遜一较高低。

威廉塞耶说,老罗斯福这么做,全是因为他强烈的复仇心。

最终,选民拒绝了老罗斯福,共和党也输掉选举,反而让民主党得利入主白宫;之后进步党也解散,大部人重回共和党。

酒店关门我就走

第二句,“酒店关门我就走”。这是英国前首相邱吉尔的名言。邱吉尔在二战后英国首次大选,他领导的保守党大热倒灶败选。他对于败选,只是说了,“他们完全有权利把我赶下台,那就是民主!那就是我们一直在奋斗争取的。”

6年后,保守党再上台,邱吉尔再任首相。当他年龄很大退休了,他说酒店关门我就走。

就看这两位政治领袖不同的故事,能给老人家带來多少启示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