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慕尤丁的70人正副部长出炉,在阵营内没当上正副部长,也还有很多官位或肥缺,可以分给一众大小喽啰。

因此,敦马哈迪医生阵营那签约百多条好汉,立刻有人良禽择木而栖,化为蝉,过别枝了。



别忘了5·09之前,希盟头头不也是有个约,敦马两年后交棒给安华吗?倘若敦马守约,根本就不会有今日下场了。敦马根本不把一纸协约放在眼里,又怎能期望那百多条好汉把不值一钱的签名当一回事呢?

如今希盟再怎么同心同德,再拱敦马,也上不了马,推倒国民联盟,当其第九任首相了。

几十年来,被人前呼后拥,呼风唤雨,吒叱风云惯了。这回马失前蹄,灰头灰脑,一再埋怨这个怪罪那个。怪慕尤丁背叛、阿兹敏有自己的议程,安华太急着当首相又临阵倒戈等。

每个集团都有李逵

阿兹敏和慕尤丁搞的喜来登行动,绝不是临时起义,而是前后筹划了一年有余,高潮即当天诸侯会师都门,各党开会,敦马和老慕的铁杆们临阵意见不合,才搞到喜来登庆功宴未竟其功。



敦马并非特别清白或有什么道德高点,敦马不过要再等;另一点是由他一人选他要的人,而让各党组阁。

敦马太高估自己,以为一辞职,老慕和阿兹敏就没戏唱,做鸟兽散。可是,诸侯大军已会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慕尤丁阿兹敏唯有与巫伊及GPS完婚,才杀出一条血路。

别忘了每个集团都有李逵:“你的皇帝姓宋,我的哥哥也姓宋,你做得皇帝,偏我哥哥做不得皇帝。”

敦马怪安华的马仔,一年多来三十多次叫嚣,不断逼他交棒下台。安华的李逵们为何一年多喊了三十多次?问题出在老马。

打从一开始,铁了心,不准备履约,不断重覆虚空的承诺,讲来讲去,全是虚的,没有一个确定的时间点,不断引发安华马仔不安,如今倒果为因。同时又像星宿老怪,吸纳巫统叛徒,壮大土团;故意抬举阿兹敏,壮大其势力对抗牵制安华,这能叫安华马仔心安吗?问题还不是首相只有敦马做得,安华做不得?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没算到统治者临门一脚,让老慕做了。

已经高龄94了,不劳而获的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就能再翻盘,重做首相吗?除非冠病真能相助。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