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政策谁说了算/南洋社论

2018年5·09全国大选创造了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的首次政权替换,如果说当时支持希盟的逾九成华裔选民居功至伟,绝不为过。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频传,以及巫统在国阵内一党独大且专横跋扈的不良观感,是华裔选民寻求政治改变的最主要因素。



不过,5·09大选不到两年后,华社开始对希盟政府心生不满,去年11月16日举行的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成绩,就是再明显不过的痕迹。

希盟政府的大选承诺一再跳票,加上华淡小爪夷文介绍单元课题发大酵,是许多华裔选民在该场补选选择“教训”希盟的主因;尽管民主行动党试图将华小出现爪夷文之“罪”推卸给前朝政府,但丹绒比艾华裔选民甚至整个华社,皆不愿对此买单。

执政伊始,不少希盟领袖动辄将国家的弊端和政府的乱象归咎于前朝政府,起初人民还可接受这种解释,可久而久之,大家都听腻了,也心烦了,他们更要新政府致力于拨乱反正,而不是只懂得将冷饭炒到变焦。

说白了,华裔选民在5·09大选的情绪,痛恨国阵远多于喜爱一个不曾执政的希盟,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期望希盟能够为国家及社稷带来新气息,最重要是能够将以前他们对国阵种种的施政不满,全部扫除。

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文介绍也好,近日又再盛传的数理英化教学也罢,一旦这些存有国阵影子的政策一一搬到施政台面上,现有的政府会不会因此被当作是国阵2.0,希盟衮衮诸公应该好自为之。



国阵时代的施政,或许存在弊端,却不可能一无是处,如今的希盟政府当然可以扬其长而补其短,但要如何定夺及拿捏方寸,则还得仰赖希盟领袖,尤其是内阁成员的睿智。

爪夷文介绍和数理英化政策都归教育部管辖,教育部前部长马智礼博士辞职前,该部的新政还有内阁可以制衡,现在掌管教育部的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国家的教育政策会不会由老人家一人说了算,确实引人关注。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