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教学思维与内容改变/陈梓权

【2023年华教节特辑】

 作者:陈梓权(教育工作者、马大硕士)

随着ChatGPT的浪潮席卷全世界,许多专家都表示我们已经正式踏入人工智能时代。

身为教育前线人员的教师必须了解一个不争的事实——人们口中的未来其实已经到来。人工智能对教育造成极大冲击,身为教师的我们必须接受而不是抗拒,并且做出一些改变。

以往,人们对未来世界课堂教学的想像,就是学生能够在课堂里使用各种高科技产品来学习。现今,国内的华小大都拥有配备电脑、投影仪,甚至是一体机的精明课室。

必备思维能力

然而,教师必须思考的是,学生真的因为精明课室而变得比较精明吗?笔者认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教学不应该只是在课室里,使用各种高科技产品来教学,更重要的是,教师的教学思维和教学内容的改变。

首先,谈谈教学思维的改变。教师不应该在教学中让学生进行机械式的学习和背诵而已,而是应该在背诵知识的基础上进行更有深度的学习与探讨。

根据教育心理学家奥斯贝(D. P. Ausubel)的观点,机械式学习是指学习者无法将新的学习内容与其旧经验取得关联。

在此学习方式下,知识即使被记住,仍处于孤立状态,无法融入学习者原有的认知结构,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死记”。

若教师只是让学生盲目背诵,学生是无法学会如何运用那些知识的。因此,教师应该改变自己的思维,在教学中多花些时间培养学生的高层次思维,如应用、分析、评价和创造等能力。因为这些思维能力才是现今人工智能时代的学生必须具备的基本能力。

当教师的教学思维改变后,教学内容也会随着改变。根据我国华小语文教学的情况,当教师在课文中读到一些优美的句子或者段落,往往都会要求学生抄写、背诵,再默写。倘若教学只停留在这个阶段,我们就会发现,其实教师培养的只是学生记忆的思维能力,学生并无法应用所背诵的知识。

深度学习是关键

笔者认为,教师在背诵和默写这个教学步骤后,如何把背诵的知识转化为深度学习的过程,才是关键。

学生可以在教师的带领下理解教材内容,分析作者的创作意图,对作者的写作内容评价,然后再进行创造,应用在自己的作品里。这样不是会比仅仅背诵后的默写更具有意义吗?

教师必须让学生深度阅读和思考的训练,并且转化背诵成为有意义的学习(meaningful learning)。

在这瞬息万变的人工智能时代,教师除了要了解世界变化,也必须在教学思维和教学内容上做出适当的改变。这不仅能让学生具备面对这日新月异时代的能力,也能够让教师这份职业不轻易地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反应

 

名家专栏

学历贬值趋势论/林卓锋

在许多家庭中,学历一直被视为重要的传统价值观,因此人们普遍认为,只有通过上大学才算完成了一项重要的人生任务。导致近年来,人们普遍注意到一个现象:拥有大学学历的人越来越多。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高等教育的文凭价值越来越低,大学学历的含金量不断下降。这主要是因为一些专业正在被科技和人工智能所取代,导致许多企业对大学毕业生的需求减少。

在许多国家,学历的地位逐渐下降,形成了所谓的“学历鄙视链”。在这种背景下,学历贬值已经成为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

学历失去稀缺性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大学教育的价值,他们认为上大学已经不再是一条必经之路。然而,我们也不能否认上大学仍然具有很大的价值。

大学教育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广阔和更深入的思考,培养综合素质和能力,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和就业机会。那么,在学历贬值的时代,我们是否应该继续鼓励人们上大学呢?

俗话说,稀缺的东西才有价值。学历贬值的原因之一,是各国大学数量的不断增加,导致学历失去了稀缺性。许多学校之所以扩张,背后隐藏着自身的内在需求。

私立大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如果招生不足,这些学校将无法正常运营。高昂的学费,也为政府和经济贡献了不可或缺的利益。

公立大学想要获得更多政府和社会资源,也只能通过扩大规模来实现,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说白了就是各持份者之间的竞争恶果。

学历贬值来自于一个重要的社会矛盾:大学学历并不能代表一个人学到了多少实际能应用的知识或技能,它只是证明了一个人具备一定程度的自律和学习能力,让企业默认这些人培养起来相对容易。

换句话说,学历只是为社会提供了分工的指导,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学历只是通向美好生活的一张入场券,而不是实现成功的不二途径。

在人工智能和科技日益广泛应用的环境下,大众对学历的态度将会越来越分化。上大学将成为一种选择而不是必然,导致学历贬值走上不可逆转的趋势。

培养多维复合能力

更重要的是,学历只有在稀缺且具有实际应用的前提下才具备真正的价值。

对于出生条件较为困难的孩子来说,接受教育仍然是摆脱贫困的最佳途径,但也要意识到重点在于知识而不是学历,才是改变命运的钥匙。

学历贬值的时代已经来临,对于即将进入大学的学生和正在读大学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挑战。在这个时代,仅仅追求学历是无法保证未来成功的。

相反,家长们需要更注重培养孩子的多维复合能力,即同时注重技能和知识的多变应用能力。

我们需要让下一代具备创新思维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培养他们内在的学习和自我反思进步的能力,以便在未来充满挑战和机遇的社会中立足。

因此,在学历贬值的时代,学历只是一个起点,真正重要的是我们的能力和智慧。

我们需要保持冷静,积极适应变化,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能和知识,培养多维复合的综合应变能力;通过不断学习和努力,为自己创造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迎接未来的挑战。

视频推荐 :

林卓锋, 跨国投资平台董事,为跨国金融机构提供谘询、研究和培训服务。
名家专栏 |见锋插针
林卓锋, 跨国投资平台董事,为跨国金融机构提供谘询、研究和培训服务。
名家专栏 |见锋插针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