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评论者认为,这个世界之所以乱糟糟,只因政治领袖都趋向平庸化,而且只会哗众取宠。政治领袖到底需要那些素质呢?一是高瞻远瞩,二是观察入微。说穿了,不外就是站高要看远景,微观要懂得察民情。

卓越的政治领袖,人们都喜欢举英国首相丘吉尔为例。的确,在面对二战,在面对30万大军被困敦刻尔克海滩,很可能悉数被德军歼灭时,丘吉尔在国会竟然独排众议,就是不愿意与德国纳粹和谈。



说实在的,丘吉尔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是毫无“现实感”的,但他何以逆向而行?只因他搭乘地铁时与一般老百姓交流,得到启发,他的现实感来自他晓得老百姓对德国纳粹的深痛恶绝,老百姓宁死不屈的爱国心,当然,还有战死至一兵一卒的卫国之心。

然而,单单有现实感是不够的,丘吉尔在国会发表了那场著名的演说,在在告诉那些“投降派”的国会议员们,绝不与邪恶的帝国和谈,绝不害怕强军压阵,并且坚信正义必胜——他的浪漫感,激发了所有民用大小船,越过海峡,把滞留在敦刻尔克的30万英军救出来。

说回5·09大选,前首相纳吉领导的国阵就毫无现实感,他以为靠着强大的国家机器、挥洒不尽的钱、“一马援助金”,还有对他有利的选区划分,就能赢得大选?他完全低估了老百姓对贪腐政治的深痛恶绝,他完全不晓得“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弊案”的政治杀伤力,他甚至漠视了GST是压垮他执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反观希盟这边,安华的现实感,在于他知道凭着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是无法撂倒对手的,于是他选择与马哈迪一笑泯恩仇结盟。那么,希盟赢了,老百姓需要什么?他们的“现实感”与浪漫感都缺乏呢?希盟执政一年多了,尽管国债高筑、经济滑坡、种族鬼魅叫嚣,马哈迪应该继续喊出他的“2020宏愿”,安华更应该朝他的多元性的新马来西亚迈进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