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实际、投资庞大还有保养费奇高的工程被称为“白象工程”(white elephant)。

白象指的是患有白化病的亚洲象。大象一般是灰褐色,白色的象罕见,因此泰国将患有白化病的亚洲象视为圣物,虔诚供奉,不让白象劳动,因此比一般的大象“好命”。

据说,以前的泰国国王如果对某个臣子不满,就送他一头大象。白象是受保护动物,除了不可劳动,当然需要加倍照顾,是珍稀宝物又是皇上的御赐,大臣除了好好供养白象之外,别无其他选择。

但是,饲养白象的费用庞大,大象的寿命很长,可活60至70年,有的甚至百多年。

因此,如果按照“子承父业”来看,养白象可能是跨代的任务。大臣家底不够厚的话,可能弄到家道中落,甚至倾家荡产。

因此,国王“御赐”白象,是惩罚。后来西方人用作是造价昂贵不实际的代名词。

华人讲求实际,求神鬼拜仙佛无非求财求富求健康,有拜有保庇,按理不会“傻到”去养白象,更不会去做“白象工程”。

只管捐钱不问结果

但是,我看来看去,有个特别明显的例外,那就是华人即使自视为“二等公民”,有的甚至把出钱支持华文教育视为另外一种所得税,但是对政治白象工程真的是不惜工本,还跨代支持。

本来嘛,很多华人,特别是中下层的华人,多年来支持民主行动党,开始对该党的美禄罐特别有感情,后来对更大的透明箱子也特别有感情。

在该党执政中央后,该党的人民代议士除了公开发布启事募款,当然还是不忘双手捧着罐子箱子要钱,很多华人还是“有求必应”,真正的体现了“只管捐钱,不问结果”的“无私精神”。

我说,这只有被“二等公民”诅咒的族群才会有的独特现象。

一方面,哭丧着脸说捐钱支持华文教育是额外的所得税,所以是“二等公民”;另一方面,直接捐钱给政党不但不当作是一种所得税,还当作是救国。“二等公民”救国,就在马来西亚!

至少,出钱支持华文教育,还可以看到成果。出钱支持火箭,只有一句话“只管捐钱,不问成果”,也就是不问火箭能为华人做些什么,只问华人能为火箭做些什么。

这就好像不幸的大臣只能为白象做些什么,不要问白象能为我贡献什么。要的话,去找灰褐色的大象。

换言之,华社出钱出力,除了支持华文教育,多年来施舍了不少钱财精力供养火箭,爱护有加,条条都是大道理。

实际上,华人在支撑一个政治白象工程,并且造价不菲,这肯定是不实际的政治工程。

华人在教育聪明,在政治上更会因为政治白象工程觉得是绝顶聪明,即使我个人认为大马华人在政治上不是难得糊涂。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