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洗手、戴口罩、保持人身距离,是当下抗拒疫情的“新常态”;抹黑、漂白投怀送抱、跳槽、天敌联手、说变就变,则成为了大马政坛最新的“新常态”。

为“抹黑”对手,可以歪曲事实,任意编造故事。为使被骂成“面目可憎”的死敌变成盟友,可以进行“漂白”。

为“入主布城”,可以典当从政原则向死对头“投怀送抱”。为明哲保身、官运亨通,可以“跳槽”当青蛙。为让“不信任动议”通过,可以与“天敌联手”。

“说变就变”乌烟瘴气

“说变就变”,盟友随时反目成仇,敌人变成朋友。难怪有在野高人声称:“无良政客搅浑一池春水,令大马政坛乌烟瘴气”。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变脸戏”粉墨登场,一条又一条的“苦肉计”派上用场,一罐又一罐的“漂白剂”被火箭用来“漂白”老马,又被老马投桃报李反过来“漂白”火箭。

无奇不有的“奇观”应时而至,横空出世,推陈出新:

(一)火箭所说的“希盟4党平起平坐”原来只是一厢情愿的假象,“一人说了算”才是真实情。

(二)有些人进了布城“英雄变狗熊”,大党、中党俯首听命于小党。

(三)严肃的“大选宣言”在老人家心中原来只是一张“不是圣经”的空头支票,于是承认统考的希望泡汤了,取消大道收费的承诺变成一句空话。

(四)“锄盗救国”的剿灭政敌大计正式启动,排队等待上庭受审的队伍排到大街上去,有人被控几十条罪状,有人脱党跳槽改投大红花。

(五)“两年交棒”承诺不兑现,老人的“金口”原来是“大嘴巴”,于是安华“当首相”的煮熟鸭子飞走了,从此“旧怨新仇”组装成希盟分裂的“计时炸弹”。

(六)最奇怪的是“爱上首相职位”的老人家耍性子,坚持辞相位,结果让老慕捡到从树上掉下的猫山王,成为了“第8任首相”。

从此大马进入“多事之秋”:久不久有人吵着要验证老慕的“支持票”究竟有没有过半多数;时不时有人提呈“不信任动议”,以拉老慕下台,取而代之。

最好笑的是:有人“当首相当上了瘾”,当了两次共达22年22个月还嫌不够,千方百计想追求“第三春”;有人却总是让“首相高职”擦肩而过,急得没有确认“支持者名单”就跑去觐见国家元首。还有人“手中有票”却立场摇摆,总是游离于安华与沙菲益之间,把“投机”写在脸上!

“走钢索”的老慕刚刚庆幸财政预算案二读通过,三读通关成功在望,没想到霹雳那边却出事了,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查被拉下台。这是巫统与火箭联手干的好事。如今新任大臣也宣誓了,殊不知霹雳事件会不会动摇老慕的中央政权?

恶搞政敌“无底线”,“此乱绵绵无绝期”;但愿天公重抖擞,拨乱反正降“救星”。

视频推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