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姿态才能翻身/南洋社论

巫伊的结盟挟势能否在来届大选掀起马来海啸,发挥摧枯拉朽的作用,给马来西亚再创造新的政治轮迭?

然而在现阶段,只要稍微冷静观察分析,不难发现,5·09大选后溃败的巫统依然迷失方向,就像诺贝尔得奖者索尔贝娄描述那样:“困惑及对生存的痛苦现状的忧虑。”



在摆荡飘摇的世界里,巫统领导人仍找不到稳固的生存支点,晃来晃去,想从伊斯兰党那里找到暂时的慰藉,又想从政敌的宽恕中找到片刻的宁静。

抱残守缺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及Bossku的拿督斯里纳吉,充其量只是剩余物资的掮客;巫统的未来依然是没有答案的谜,他们都被旧思维禁锢,仍未走出种族宗教的牢笼。

他们渴欲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却不善于找到创造性的方法。

巫伊于9·13主办“回教徒团结大集会”,再于9·14签署结盟协议,似乎找到新的兴奋点,然而那也是一道旧式数学题。



根据他们的盘算,撮合巫伊两党就能扩增巫裔选民的票源,从而挫败希盟,重夺政权。

问题是,巫伊的合作缺乏新的论述,依然没法抛弃旧包袱,也未敢引领潮流,做从未做过的事。

要力排众议,逆势而行,就要跳出原有的经验体系,换一个方式生活,想想除了拥有那些旧式技能,有没有再发挥更大的用处?

因为常规的旧思维,束缚我们的心智,约束我们的想像,也框定我们可怜的局限,只有打破常规的思维链条,才能找到新的憧憬,跳出历史羁绊,摆脱旧体制的囚徒困境,才能重新设定新的执政逻辑,才有新的境界和新的可能。

1896年,奥林匹克百米竞跑,参赛者都是采用传统的站立姿势起跑,后来有一个选手改变姿势,他双手手心按在地上,后脚插在小坑,抬起臀部,结果就以此蹲踞式的起跑姿势胜利夺标。

还有跳高比赛,从跨越式、俯卧式、背越式、通过改进动作姿势,也不断刷新世界纪录。

巫统就是因为未能在“变之先而求先变”,所以政权倾覆,因此,他们的领导要能洞察先机,才能知变、适变,应变。

可惜的是,很多人都因为惯用旧观念,束缚自己的行为和心智,把自己的能力限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也轻易错过了大好的机遇,最后也悄然失去翻身的机会。

反应
 
 

相关新闻

女神坐3望2

Teaser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