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留难民须量力而为/叶行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出席第74届联合国大会“罗兴亚危机—前进之路”时,抨击联合国对罗兴亚难民问题充耳不闻的作法,并坦承两次企图遣送罗兴亚难民回国失败,原因是这些难民感觉不到,回国后自己的安全可以得到保障,但大马政府仍然会继续努力尝试遣送他们回国,前提是必须在安全、自愿及有尊严的情况下。

首相的发言,企图引起世人对罗兴亚难民的关注,这批当年逃离缅甸流落异乡,数百万计的罗兴亚难民,如今分散在亚洲各地,其中以孟加拉国收留最多,而我国也收容了数以万计的罗兴亚难民,至于偷渡入境我国的非法罗兴亚人,则不计其数。



事实上,当年缅甸爆发罗兴亚难民潮时,许多周边国家都因为各自原因而企图把难民拒之海外,结果惹来不少西方所谓民主先进国的口诛笔伐,好笑的,是这些骂得很爽喊得很大声的民主先进国,基本上,没有一个国家肯自愿接收这些罗兴亚难民!

较早前,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美国纽约进行工作访问时,出席了国际移民组织会议,且在会议上毫不留情一针见血地指出,他观察到许多原先为世界各族难民提供庇护的先进国,正逐步减少国内的难民人数,因此,希望先进国可以协助分担接收难民国的费用,减轻接收难民国负担。

他向国际移民组织解释,我国必须优先帮助,国内庞大需要援助的国民,但同时也得兼顾难民课题,其中包括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目前,我国共收留了14万178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

忧威胁国人安全



慕尤丁的忧郁,其实不难理解,毕竟14万多人的每天所需,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是对刚经历“一个马來西亚有限公司(1MDB)事件”经济创伤后的我国,根本上就是一个沉重包袱。

其实,对所有接收难民国来说,除了经济上的负担以外,还得面对某些难民的违规乱法,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也足够威胁到该国人民的人身安全,所以,对许多接收难民国正千方百计试图减少国内难民的作法,基本是无可厚非,实际上,罗兴亚难民也曾在我国境内发动过几场示威!

相对首相的气恼及内政部长的忧郁,我国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早前却很豪气地表示,如果缅甸一天不解决国内人权问题,例如把镇压罗兴亚人的6名将领控上国际法庭,我国政府一天就不阻止罗兴亚难民涌入我国。

他更坦诚表示,尽管知道有人企图将孟加拉国内的罗兴亚难民,安排人口偷渡到我国,但外交部基于同理心,不阻止也不遣返。

出手容易收手难

老实话,对于我国目前的经济格局来说,难民问题已经成为尾大不掉的负资产,倘若当今政府仍然执着所谓的人道人权立场,不管、不顾的继续,相信最终只会令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既得不到国民谅解,又无法完全满足所有难民的诉求。

固然,对这些难民的遭遇,我们是深表同情,但俗话有云:有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假设目前我国的国库正肥得漏油,在能力范围内给予这些难民援助,是决对合情合理,但事实却相反,眼前当下的我国经济情况,几乎可以用泥菩萨过江来形容。

抛开我国经济状况问题不谈,若说人道人权,国内倘有许多被边缘化的原住民,还正期盼着政府的关注,正如内政部长慕尤丁所言,这是政府必须优先处理的,再想一想,那些整天把人权人道挂在嘴边的先进国,自己几时又尊重过人权人道,面对政治需求时,行事又何曾循着人权人道?再问一句:他们自己又收留了多少难民?

广东人有句俗语:精人出口,笨人出手,意思是说聪明人动口,笨的人就急出手,然而,很多时候都是出手容易收手难,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关于难民问题,希望高官懂得什么叫量力而为!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