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郭鹤年》回忆录,评论者已谈论了很多,这里不想重复别人的话题与真知灼见,只想针对“经济蚂蚁”一词作出分析与解惑。坊间都对郭老形容:“华人是最惊人的经济蚂蚁”有意见,认为把华人称为“蚂蚁”,实在是自视卑贱、自我贬低。

我相信郭老绝对没有那样的意思。他在书中提到的完整意思是:“华裔企业家有效率并精细打算,当他们寻求外国资源,也懂得讨价还价,比任何人更勤奋以及愿意吃苦。华人可说是地球上最惊人的经济蚂蚁。”



我推测郭老是从旧约的《箴言》中得到灵感。《箴言》第六章说:“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以得智慧!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

在《箴言》里,蚂蚁是被赞扬的,其特点一,肯服从领袖,用不着繁复的制度、选举官长,自己会合群行动,同心协力,没有谁会推诿谁。特点二,蚂蚁的勤奋工作,非只是看眼前的需要,而是为将来预备食物。

根据以上的论述,你还会觉得“经济蚂蚁”是贬义么?

内斗最无可救药

当然,郭老只提到这群经济蚂蚁的勤奋、愿意吃苦,以及有远见。但就蚂蚁的生态而言,他可能故意漏了一点不说。他故意漏说了什么呢?蚂蚁的特点除了上述两点,还有第三个特点,就是内斗!蚂蚁的内斗,往往搞出内战,壁垒分明,打得惨烈,这是最坏的行为,无疑消耗了自己的力量,也浪费了生命。这是多么的愚蠢,无可救药的事啊!



郭老的回忆录,分析了国家经济与华人社会,还有企业家与政客之间的角力与矛盾,固然有其洞悉力,有其真知灼见。但他其实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些“经济蚂蚁”在外敌(种族主义者、掠夺者、霸权者、贪婪者)的强大力量摧毁下,都会“蚁穴”难存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