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4月13日(当地时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丁通了电话,并提议今年夏季于欧洲举行首脑峰会。他告诉普丁:"我们(美国)可以采取更多行动,但我选择不那么做......我选择采取适度的行动。"

当媒体还在“琢磨”拜登对普丁说会采取“适度的行动”所指什么时,是想与俄罗斯重归于好?抑或首脑峰会拉俄罗斯靠向美国?媒体还在揣测美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时,拜登却自动作出了“回答”。

白宫以莫斯科展开网络袭击、干预选举等为由,宣布对俄实施经济制裁,包括扩大现有的对美银行业交易俄政府债务的禁令、禁止美金融机构今后不得向俄央行、财政部以及主权财富基金直接购买新债券;同时,也驱逐10名俄国外交官。

两手策略“烂招”

这是拜登外交上使用两手策略的“烂招”,想给普丁的当头棒喝,俄罗斯是心知肚明的。这是因为,半个多世纪以来,美俄的对抗,双方都倔强斗气、一方比一方逞强,可说毫不承让,反击美国,俄罗斯从不退却。

俄国外交部4月16日即采取更强硬手段回敬美国对俄实施的新制裁,除了驱逐10名美国驻俄外交人员,还把8名美国政府官员列入“黑名单”。更要求美国驻俄大使沙利文返美,同美国政府官员磋商美俄关系发展问题。

换句话说,俄国要向美国政府讨个说法,到底今夏美俄首脑峰会要不要举行?双方要不要合作?拜登口中“适度的行动”是俄国无法接受的,也是俄方反对的。

其实,拜登两手策略的“阴招”也用在中美关系上。

自拜登1月上台执政后,美中关系不但没好转,而且还加剧恶化中。美方无意取消上一任政府增收关税、对华为等中方企业的制裁;3月在阿拉斯加高级别会谈也破局;4月8日又将另外7家中国科技企业列入黑名单,指它们制造超级计算机支持中国军队。拜登采用“萧规曹随”的方式,继续沿着“特朗普政策”走的极端经贸路线,是无助解决自身国内的问题。

日前,拜登派遣担任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的克里(John Kerry)到中国访问,说是为商谈国际气候问题。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美方寻求中方在国际事务的支持与合作,包括朝(鲜)核、伊(朗)核、中东和平等的支持。

借克里访问上海的契机,拜登原本有望改善(至少能止损与加强)中美关系。无奈为避免被对手共和党视为软弱,拜登竟公然在同个时间段指示“亲密战友”前联邦参议员多德(Chris Dodd),以及前副国务卿阿米塔吉及斯坦柏格到台湾访问。

这种“烂三招”的外交手段,让谁也想不到竟是当今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总统的“阴森”手腕。

中方得知拜登的伎俩后没有拒绝克里的到访,毕竟克里曾是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国务卿,就个人而言,对中美关系有贡献,中方对他还是礼待的。

但相对于克里是代表拜登政府千里之遥来到神州做客,礼待他是出于礼貌,不意味着就得到政府高层的重视。正是如此,他的到访并没有得到中方高层亲自接见。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4月16日在北京只以视像方式与克里“见面”。因此,克里的访问成果是有限的,也无法让中美关系得到缓解。

大家明白,特使到访的真正目的就是希望能面见到高层人物而能进一步深入交谈、化解歧见、从而促成合作、达成目标、进而改善先前受损的双边关系。

如果只是在视像上“见面”,那克里何须千里迢迢费这么大的劲、跑这么远的路、坐这么久的飞机,何不在白宫办公室打开电脑,点击链接空中连线,不就一劳永逸解决了吗?

错失缓和中美契机

由此可见,拜登“笨拙”的外交手段再次错失了改善中美关系的契机;也间接说明拜登政府在短时间里无意改善两国关系。看来与特朗普政府没有多大差别,继续利用两手策略搞对抗、促分化、拉帮派等“冷战思维”。

在这大环境下,东盟国家除了须尽快寻求政治解决缅甸危机外,也必须加强合作,站稳立场,扩大交流、拧成一股力量,面对强权时,才可以维护本区域的利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