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弱理当不分种族/叶行

首相马哈迪医生在国外出席与海外学生对话座谈会,被问及国内的扶弱政策,是否无法有效帮助需要协助的族群时,反驳并强调扶弱政策的重要性,认为如果没有扶弱政策,国内的种族及贫富价层,将会出现紧张关系。

我国是在1971年,首次推行了“新经济政策”,由国阵政府时任首相敦拉萨发起,该政策开宗明义阐明目标是为消除国内贫困,及重整国家经济结构,平衡各族间的经济差异,不可否认,“新经济政策”的成立与存在,都直接或间接影响到日后我国的经济决策及政治风向。



持平而论,以当时的政治局势及经济结构,“新经济政策”的通过,的确有助于消除当年各种族间紧张关系,而后在90年代,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也是在“新经济政策”结构下完成。

我国贫穷率非0.4%

根据2016年官方数据,我国的贫穷率,已经从1970年的49%,大幅度下降至0.4%,这原本是件值得国民赞扬的美事,然而,在今年的8月23日,联合国特别行动小组,在经过11天的探访调查后,得到的结论,竟是我国实际贫穷率,应介于16%-20%之间,而非官方公布的0.4%!

该小组专员发表文告指出,虽然我国在过去50年,在降低贫穷率方面,有着很大进步,但是,官方宣称赤贫人士已经消失,或仅存于偏僻地区一小部分的说法并不正确,这可能会对政府制定政策时面对问题。

当然,该小组的说法,自然得不到国内众高官的认同,有人质疑该小组的居心,有人迫不及待引经据典反驳,有人在粉饰太平,有人在自我漂白,刹那之间,大家似乎都忘了,倘若我国贫穷率已经降至0.4%,那么,政府还需要倾全力去推动所谓的扶弱政策吗?



老实说,不管是古今中外,先进国也好,发展中国家也罢,对执政集团来说,国民贫穷率的多寡,可以直接影响该集团施政能力的评估,更可能会左右领导者的政治前途,如何减低国民贫穷率,一直以来,都是许多国家政府的努力目标。

因此,假设没有什么特殊因素,任何国家在推行任何扶弱政策时,不应该存在以种族宗教衡量的标准,毕竟贫穷本身根本不会存在于任何种族宗教基因之内,任何国家的扶弱政策基础,应该建立在世界大同观上,应该是一种跨越种族宗教的大爱精神!

更重要的,还是这些扶弱政策,可以急时及有效地,落实在需要扶助的群体当中,确保不会半途被骑劫,但事实竟然是,很多国家推出的扶弱政策,搞到最终,往往都会被一些有心人士所瓜分。

当然,这也是执行任务者,监督不严的缘故,同时,也不排除存在同流合污狼狈为奸的可能。

这些年以来,我们都听惯了朝野某小撮政治人物,为了各别政治利益考虑而发表的“华人有钱论”,这些重复弹奏的老调,或许可能得到某些不辨真伪者的认同,然而,事实是否如此呢?或许国家统计局可以给出答案。

华裔贫富差距逐年增

国家统计局在2016年10月9日发表了一份《2016年家庭收入及开支统计报告》里,清清楚楚用数据写明,国内土著群体的贫富基尼指数,从2014年的0.389%,下降至0.385%,而印裔群体的基尼指数,则从2014年的0.396%,下降到0.382%,成为贫富差距缩小最显着族群,反观华裔群体的基尼指数,不降反升,在2016年,基尼指数已经升至0.411%,换句话说,我国华裔群体的贫富悬殊差距,正逐年在增加。

可能有人会认为,数据并不能够真正代表现实,然而,数据却可以反应出一个道理,那就是扶弱,应该是普及所有种族的政策!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