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基金局的潘多拉之盒/陈金阙

希望联盟执政以后,除了大力搜寻前朝的贪污证据以外,对于许多具有争论性的事项,希盟也好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一样,将一个个隐藏着的问题揭开来,曝露在大众的眼皮底下。

打开这些问题,需要极大的勇气,因为问题一揭发了,许多既得益者的利益必将受到损害,即时反应,很可能不是怪罪始作俑者;受害者在遭受重大打击之下,潜意识中自我催眠,反而怪揭发真相的吹哨人,怪他们吹醒了被蒙骗者的白日梦。如果能够永远沉睡在美梦中,那多好呀?



我以前曾说过,当朝首相/政府,最要不得的是将问题延后,过了他这一代就是神仙。不过,问题没有解决,若干年后还是会爆发出来,遭殃的是那时的未来首相/政府,而此时的首相/政府,因为成功挪移了问题去未来的时空,现在反而备受崇拜。大家别对号入座,这不一定是讲纳吉,这也可能是讲20年前种下的因,让纳吉或现在的人民尝到了苦果。

我们看看国家一些主权基金,在希盟执政以后,他们潜伏的问题就像是从潘多拉的盒子里溜出来,见到了阳光。首先是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一件件不合理的收购、治理,丑陋的摊开了,给民众看到前朝政客如何掏空了公司资产;接下来是朝圣基金局,董事部的阴阳大挪移,以及购买了许多不止没有表现,甚至还濒临破产的公司,导致公司的资不抵债;不只如此,董事部还厚颜无耻的大派股息,乖离了财政规条。揭发者是希盟,但是,破坏已经造成,买单者是政府;政府在2019年4月总共拨出63亿令吉和178亿令吉来拯救土展局和重组朝圣基金,这就是揭发了问题,人民要付出的代价。

隔了半年,这次到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了。大马武装部队基金局的新董事部发现2017年和2018年的财政评估,存在许多财政违规行为和弱点,包括多付了股息,预先把未脱售的项目收益纳入报表,因而被迫派发史上最低的2%股息;奇怪的是,该局认为前总执行长丹斯里洛丁只是管理不当造成失误,并不构成刑事案。不过,基于所有财政年报都要董事签名批准,如有错误,必须马上作出纠正,可是,前董事部卸任以后,问题才由新董事部揭发,如果没有采取行动,问责的精神何在?政府如何警惕后人不再犯错?

戳破高股息神话



朝圣基金局和武装部队基金局的违规事件证实了一件事情:董事部为了在任期的表现不惜做出违规事项或者任由违规的事情发生在他们任内,这肯定不是一走了之可以解决的事;与此同时,这也戳破了常年高股息的神话。两个基金局各自管理的基金大约近千亿令吉,要达到高股息是件“很艰难”的任务。我们一直怀疑,多年来经济有好有坏,何以这些基金局举重若轻,年年派发最低6%,高至双位数的股息?事实证明了我们的忧虑不是多虑。

我们是否应该担忧另一些规模很大的基金局同样会发生这类违规问题?其中,作为我们最大的信托基金管理公司(近9000亿令吉的雇员公积金局除外),国民投资公司(PNB),管理规模超过3000亿令吉,在财政账目上和派股息的能力,是否也应该请独立审计司来给一个评估报告?

希盟如果采取沉默,而不是尽早把这些违规行动一一揪出来的话,日后问题揭发出来,他们就和国阵成了“共犯”。希盟聪明的话,趁早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让大家先看清这个烂摊子,代表与他们无关,然后大家再想法子纠正错误,把事情做对来。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