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刚刚庆祝8月31日国庆日,很快我们将迎来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但是,在国阵失去政权后的第二个国庆日,许多人期许的“新马来西亚”,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在国庆后的第一次内阁周三会议,其中一个受到阁员高度关注及讨论的是最近似暗又明的“抵制非回教徒产品”暗流。内阁通过首相署发表严正声明,指抵制本地非回教徒产品的行动非常不适当,并促请国人响应购买国货运动。



“内阁拒绝特定人士企图通过操弄种族情绪,破坏国家和谐与福祉的狭隘思维和立场。”

抵制行动涉及宗教与种族,让人十分痛心的是,在大多数非土著未察觉下,已经暗流涌动,更揭示了大马虽然独立超过60年,其实各族之间的信任度是脆弱无比。

“抵制非回教徒产品”运动就如在同室操戈,刀刀刺着的都是家里的人。暗地发兵的操弄者,通过煽动宗教与种族情绪的捷径,引来支持,却无视埋下毁国乱邦的后果。

“抵制非回教徒产品”运动让人想起2015年发生在吉隆坡刘蝶广场事件。当时因一起偷窃案引发种族情绪及骚乱,不只种族之间的矛盾再次浮上台面,较后更在巫统主导下出现了土著版刘蝶广场,而为土著商家设立了玛拉电子数字城,是另类形式的“贸易战对抗”。



而2019年出现的抵制行动,则是渗入宗教情绪的升级版贸易战。

这类抵制行动,伤及的不只是非土著企业,也不只是国家经济,最可怕的它是“浸入式”的排斥他族或不同信仰者的运动,目的是要通过这类运动洗脑族群,排斥另一个族群或不同信仰者,最终危及种族和谐及国家安全。

失去中央政权后的巫统与伊斯兰党将在政治“结义”,政治斗争方向料将在种族与宗教“二合一”下出击,要是激进选择走偏锋,会否引起动荡局势?

庆幸的是,希盟内阁正视抵制运动的祸害,果断表态,以免它进一步恶化成为种族与宗教问题。此外,为了保护无辜平民百姓,政府应设下相关法律,严防政客利用种族与宗教作为累积政治支持力度的工具。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