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死牛一边颈/张木钦

选举委会大人也出声了,批评投废票是违反民主 ,每个人都有选择领袖和政府的权利。

那当然。主张投废票的也说是行使选择权,只是他们这一次不选领袖不选政府,只要选一个感觉。



讲到选择,好像只是少数人的事,多数人是不用选择的,他们只是去投票。

常常在一堆苹果里挑来挑去的,是一小部份又小心眼又很难搞的人,这种人叫做“中间选民”。

我们的政客很幸运,因为中间选民很少,华人中间选民更少,大不了只是微弱的5%,是给政客们吃定了的尾数。

多数人投票一辈子认定一支旗,不会去问苹果烂不烂的,烂了也特别包容。

这种终身不变的选择,也是一种选择,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择善固执”。



呵呵,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死牛一边颈。

死牛一边颈不是用脑的,姿势是被人固定的。

固定的选择并不是认同某党的政策,而是对另一个党憎恨到作呕。不是吗?

有些人这次可能受刺激太大,以致死牛都想摇摇头,但基本姿势不变。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