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如果重提“吃海龟蛋”,“第二刘蝶广场”,以及“举剑论”,是否很煞风景呢?

我们是否应该“忘记”,或是“原谅”政治领袖曾有的荒谬极端言行?或是“今时不同往日”,何必“重提不堪回首”的往事?

如果“宽宏”的说,每个人都会犯错,总要给人悔改的机会,但是,如果因为只是换了位子就换了嘴脸,或是“一阔脸就变”,你愿意相信他有改过之心吗?你会对有恶劣印象的领袖改观吗?

也许有人说,“年轻”时,特别是“年少得志”,难免会犯上冲动情绪化的毛病,好吧,且念你年少轻狂无知,那么,当你“年长”时,可有为自己的错误道歉?如果没有,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已经认识自己的过错?

在我国政坛,刚刚高升的外交部高级部长希山慕丁,还有负责疫苗接种的部长凯利,都曾经是“政坛新贵”的代表人物,有着“世家”政治的背景,青云直上,都曾经让许多人感受到他们那股得志的的盛气。

后来,看起来,他们似乎在政治挫折中,有所收敛,公众形象有所好转,还赢得一些肯定。但是,你很难说他们的本质有没有变,在政治生态中,到底哪一面才是他们真实的一面?

这两位来自巫统的政治领袖,是巫统政治文化培养成长的,他们脱不了“巫统性格”,一旦身居高位掌握大权,是否可以站在全民利益的高度来做事?很难说啊!

至于高升为副首相的依斯迈沙比里,多数人对他的印象,就是那几件事。此君能身居副首相如此荣耀家门的官职,或是祖上有德!管他什么明升暗降,又几人有幸?

政局充满变数

不是我要煞风景,台面上的这些巫统人,都在各自的框框里,谋求政治立身之地,被超过半个世纪的政治生态捆绑,希望他们会更开明,更多元化,是否会难之又难?

现在的政局,充满变数,丹斯里慕尤丁的首相宝座看似风雨飘摇,实则风雨不动,倒是巫统,在主席虚张声势中,“大佬割据”,“党阀分立”,巫统正处于分裂中。

各政党在政治台面上,都已经斗出新高度了。喜来登政变可能是掀开所有政治新剧的第一幕,从此,政治都是“用来玩”,而不是“选出来”。本来上台是要靠大选的,现在都不必选,只要手段够狠够辣,就可以上台;选举只是走个形式,不满意选举结果,或是选不中的,都可以自己“疏通”,捧自己上台。

我还是比较关心疫情的数字,全世界国家在采取封锁政策后,都能成功降低病例,只有马来西亚,越封越高,真是呜呼哀哉!

领导者用的雷霆手段是收服政敌,而不是收服病毒!我们能不呜呼哀哉吗?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