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邮寄选民/林谨仕

前几天,我去了广州天河北中信大厦的马来西亚驻广州领事馆办理选民登记;先声明,我并不是初投选民,我这次办理的选民登记是要成为一名邮寄选民,以便大选能够尽马来西亚公民一份职责。

前往驻广州领事馆登记成了邮寄选民,只能说情非得已,因为我想我不会为了投两张选票(国席及州席)而特意买张机票飞回国。早在2013年的第13届全国大选,我因人在汕头,自1999年大选第一次投票以来,首次成了缺席选民。



不过在前往领事馆登记成为邮寄选民之前的过程也算是“一波三折”;早在去年底就萌起念头成为海外选民的一分子,但在不确定驻广州领事馆能否登记前,曾打过电话咨询,但电话打了好多次,领事馆始终没人接听,直至几天前电话才打通,立马前往登记。(打电话到领事馆多次没人接,万一出了什么事要找领事馆救命,真是分分钟都“冻”过水!)

对邮寄选民改观

以前对于邮寄选民总是感觉有点不痛不痒,我就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看热闹。当然,邮寄选民一直都会在大选前夕成了反对党攻击政府的课题,感觉就是军警人员才是邮寄选民,而且又是政府的大票仓,所以要说对邮寄选民的印象,基本上可说是负面的吧!

但这次身在海外的自己也成了邮寄选民。第一个感觉就是:挺不错喔!想不到我不必在大选回马来西亚也能投票,这种感觉可能就只有身在海外的游子才能体会吧!所以,假如这次再问我怎么看待邮寄选民,通过这次的登记,我会举手同意邮寄选民的存在。



这次登记能不能赶得上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我心里也没有谱,因为领事馆负责官员说,除非大选在今年3月后才举行,否则我是无法在广州以邮寄方式投票,3月前大选,我要投票就必须回关丹了。

后来我把成为邮寄选民发在微信朋友圈,倒是不少中国朋友羡慕我可以投选自己的属意政府,一些还说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才可以这样,我就一笑置之了;只是在填表格时,这官员好像有意无意的问起大选投给谁,到底是我多心了,还是另有议程?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