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除”总要有开除的理由,即使没有理由,也要瞎编硬套一个。这就是老生常谈的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现在出现“你开除我,我也开除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若我是以“你支持其他政党”的罪名开除你,那你又以什么罪名开除我呢?难道是以“你开除我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作为理由吗?从事政治活动又不是“顽童玩泥沙”,怎能如此胡闹,如此儿戏呢?

不过,事实就是这样:这次土著团结党内斗,慕尤丁派系宣布开除敦马哈迪医生父子及另外3人,而敦马以牙还牙,也宣布将开除慕尤丁,以此作为反击。

不了解大马政治恶斗样板戏者,可能还以为慕马二人在玩“十三张”,“你大我,我大你”,一来一往,“来而不往非礼也”,实实虚虚,不到亮底牌之时,不知谁会笑到最后呢!针对敦马等人被开除一事,敦马的律师哈尼夫说:“开除不合法,5人近期将采取法律行动。”律师公会主席沙林巴希也认为,土团内斗,他也讲不清谁有理,须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法庭作出裁决。

窘境中走出康庄大道

如果,我说如果,敦马被土团党开除真的成为事实,这意味着敦马失去土团党这个作战平台,那他算不算“无家可归”?如果真的“无家可归”,那敦马会怎么做?

他可以另起炉灶再创新党,可以重返巫统,也可以加入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或国家诚信党其中一个,再不然就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另起炉灶再创新党,费时旷日,而且有多少人愿意追随还不得而知,此非上选;重返巫统,肯定要“吃闭门羹”,因为他与巫统牙齿印太深;至于加入希盟三党中的其中一个,就要看人家怕不怕你,还愿不愿意收留你了!

日前,一位评论员写了一篇以《希盟谁敢收留马哈迪父子俩?》为题的文章,文中说:“50年前马哈迪撰写《马来人的困境》似乎忘了附录一篇《马哈迪困境》后记,因在政治上失去在职的权势(The Power of Incumbency),你将一无所有,不堪一击。”个人以为敦马目前“身处困境”是真,但“一无所有,不堪一击”却未必!

敦马天纵奇才,不能以常理去推测其言行与作为。这几十年来,他总能在“山穷水尽疑无路”的窘境中走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条康庄大道来。这次他还会历史重演,依然那么幸运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优大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