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病疫情肆虐时及实施行动管控期间,接连发生醉驾肇祸的案例,甚至有警察设路障执勤时遭醉酒驾驶的司机撞死;日前再有一名司机疑醉驾逆向行驶撞死驾驶者,掀起议论。

在希盟执政时,时任交通部长陆兆福表示将通过修改法令加重对危险驾驶的刑罚,以遏制醉驾肇祸的事故发生。

目前,交通部也通过线上民调征求民意,准备检讨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41至45条文的量刑惩罚,以及参考其他国家对危险和醉驾所实施的法令条例。

早于1982年,美国就率先通过制订全球第一部全面细致及最严厉的反醉驾法令,该法令破题述明“醉驾是暴力犯罪”,酒后醉驾必须受到法律严惩。

提高对醉驾司机的刑罚,包括加重监禁刑期及更高罚款,以及调低醉驾的测酒量标准,和永久吊销驾照,都是为遏制醉驾的对应措施。

我国的公路意外致死率过去一直都占全球前列;让人甚感诧异的是,最近疫情管控期间,醉酒肇祸的案例频生。

因此,有人建议实施戒醉的“禁酒”措施,可是在此多元种族文化社会里,采取立法禁酒的做法,实属矫枉过正。

我们认为禁止醉驾是需要的,因为喝醉酒,会影响脑对躯体的平衡及动作的准确协调,导致思维混乱、昏睡或幻觉,往往会在反应迟顿下超速驾驶,结果会容易肇祸,害人害己。

为了公路上的交通安全,提高对酒后驾驶的惩罚力度,也还须通过教育宣导,媒体监督及舆论震慑的助力,才更能水到渠成。

例如在新加坡,醉驾会被判坐牢罚款,还要打鞭,他们也通过事前教诫,例如刊登“讣告”以“醉驾夺走美好人生”警惕民众。

纽西兰的报章会显著刊登醉驾嫌犯的资料,借此“羞辱”涉案者,以唤醒民众的自觉,及充分理解醉驾的危险。

在台湾,平均每20小时就有1人死于醉驾;台湾还推出“连坐法”,与醉驾司机同车共乘都受到株连,同样被罚。

台湾的法院会判决醉驾惯犯清洗停尸间,以近距离“接触死亡”来阻吓他们,要他们协助清洗存放遗体的冰柜、解剖台等设备。

泰国醉驾问题极其严重,警方出奇招,让醉驾司机到停尸房“面尸思过”,以此震撼教育,以发挥阻吓作用,并让他们了解生命价值。

醉驾是全球都有的问题,要遏止醉驾,除了以科学的理性态度及数据分析作为法理基础,还须从心理学的角度量刑以训诫醉驾,才能给民众树立遵守法纪的规则意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