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安华在公正党党选,不战而胜蝉联主席。

这不让人感到意外。

公正党总秘书赛弗丁说,这是来自公正党基层的最大尊敬。

这番话,充其量只是锦上添花的好话。

其实,公正党内外都知道,党主席这位子是安华的,即使安华不在也由旺姐担任。

安华,始终是实权领袖。

所以,安华不战而胜蝉联主席,更大可能是反映公正党内两个情况:

一,现在公正党内派系暗流汹涌,只有安华有余威能镇场。因此,不挑战安华主席大位,大家共尊安华是主席,不打破各派系的平衡。

二,安华卸下领导棒子进入倒数,这是给安华该有的体面。因此,安华是以党主席身分,背水一战下届大选。

如果天命所归,他真能拜相,那么他还会继续领导;如果天道不酬勤,他终是拜相无望,那么就要知进退了。

署理之战看门道

既然主席大位没看头,公正党党选精采的,都是看署理和副主席之战。

这不仅是热闹,更是看门道。

经历希盟执政再失去政权后,再经历一轮夺权失败及州选惨败后,公正党能否一洗颓势,这次党选至关重要。

公正党的斗争路线已定,未来要如何再获选民支持,就看选出怎样的新领导层。

新领导层不只看谁中选谁落选,还要看新领导层如何抚平党选造成的裂痕。

为什么这会有裂痕?

这次公正党党选,总让人感觉隐隐有两个磨刀霍霍的大动作。

一个是“清党”,这较容易理解,当有人出师,是冲着清剿原阿兹敏派系来,难免会激化矛盾。

另一个是“清君侧”,拉菲兹不只一次批评安华身边的人,指党内的问题不出在主席,而是主席身边的人。

翻开历史来看,清君侧不容易成功。

一来国王身边的人,都是国王喜欢和重用的,岂能容忍受指责是奸臣妖妃死太监?他们一定会团结起来,枪口对外。

二来,说是清君侧,但有问过国王的心理感受吗?若说自己身边都是奸臣妖妃死太监,那自己岂不是昏君?

没有哪个国王会承认自己是昏君。

安华己是妥妥的党主席,要避免党选后,整个党陷入万劫不复的局面,真的很考华叔的政治智慧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