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做大蛋糕?/南洋社论

经济低迷、债务高企、政情动荡,加上中美贸易战及区域政治的不确定性,均使到全球经济趋向失控,世界最大经济奇迹的中国,也在重构经济体制及新常态。

经济学家萨蒂吉特达斯(Satyajit Das)更以“大停滞”描述这个荒凉场景,政府还须精准分析经济低迷的成因,探讨终结低迷的方法,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源,重构经济增长的基础,做大蛋糕。



过去惯用一种经济学的“等价公式分析经济增长源”:增长率=投资资本收益率X投资率,说明投资率与投资效率都能拉动经济增长。

投资率包括企业的投资意愿,政府运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扩张式的财政政策去刺激经济,作为撬动投资率的杠杆;当然,最可靠的经济增生,还须靠投资资本收益率,优化投资效率更有效地将闲置资金及融资需求联系起来。

降低融资成本及中介成本,调节中间商的赚利幅度,也能抑制物价的飙涨;为制造新的经济增长点,还应鼓励创新经济,包括数字经济、生物技术及新能源科技的应用。

要怎样才能做大蛋糕?我们的政府领导还须具备历史洞察力和理论建构能力,要有理财、生财、用财的一整套策略;要倡导均富、薄赋和积贮,工农商并重,



做到“备物致用,立工成器,以利天下”。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强调要通过招揽更多外资,提高蔬果、禽畜养殖及渔牧生产,减少对进口的过度依赖,以提兴经济,虽说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决策;但在扶贫扶弱的经济政策上,假如敢于弃用拐杖、善用杠杆,让杠杆改善民生,保护生态环境与资源,才是符合发展理念及经济增长的实效需求。

商界领袖丹斯里戴良业其实也提醒政府,为专注应对全球经济的严峻挑战,还须设法抑制种族敏感课题的升温,还说只有公平施政,马来西亚才能真正崛起,这些都是良善的建言。

只有驯服民粹、公平施政,才能发挥经济的增益效应,才能实现资源的高效分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重塑经济增长的基础,打破社会阶层固化,释放创新活力。

因为只有避免浪费,才有能力做大蛋糕,及更有效分配蛋糕,随着经济的增长,经济供需分配效率的优化,才能让每个人分到的份额会越来越多,生活才会过得越来越好。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