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会官网陆续公布人民代议士的财务情况,发现当官的并不富有,资产最多的有1亿3186万令吉,他是昔加末人民公正党国会议员山达拉;其他的都没有过亿,有几千万、一两百万、一二十万,甚至有多位零资产;也有部长资产不到1万令吉,叫人惊愕。

这名资产只有9388令吉的部长是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末丁,只有一部摩托车;部长月入5万5000令吉,房子是妻子名下,没有汽车,是标准的“搭客”。



另一位零资产的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说,他住的屋子是家族公司的,车子是向朋友借的,没有屋也没有定期存款;妻子和3名孩子也是零资产;孩子在外国留学,靠家族公司照顾;黄德每月当议员的收入2万2412令吉,全用在生活开销。

除上述两位,还有多名议员的资产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就不举例了。

看了这些新闻觉得当官都这么辛苦,难怪这么多大学生当公务员,月入几千,理直气壮不偿还高等教育基金(PTPTN),因为做了一年多的议员和部长都这么穷,何况是他们?政府可感受得到,他们不会顾及社会指责而坚持不履行借贷责任?

公务员更有理由要求年年调薪,年年派发花红,他们可以申诉月入好几万的议员和部长都沦落到零资产,金援他们天公地道;何况他们没有家族庇荫,没有肝胆相照的朋友借出轿车代歩,他们虽然捡到了天掉下来的馅饼,但不满足。



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表示,没有申报财产的议员等同藐视国会,将受到惩罚,呈报虚假资料的情况也一样,旨在做到透明化,与国际接轨。

普遍上,人民对议员们的资产除了好奇,也觉得很搞笑,有议员深恐人民不相信事实,忙着解释;也有修正的,一修正可以相差到30%。

世界上很多人在比财富,我们的议员除了山德拉,都很含蓄,不过,山德拉有悔意,怕身家曝光后,生命受到威胁,他没有料到他的身家是众人之冠;而人民同样没有料到。

看了官员们的资产申报,想起今年选出的年度汉字,怎不莞尔一笑。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