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马安配”的朋友,都在重复几个说法:

1. 先把政权夺回來再说,否则來不及,也没机会了。

2. 敦马都说6个月就交棒,到时不交棒,希盟各党有办法处理。

3. 安华拉不到人,砂GPS不要安华,但敦马可以拉到人。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这几个说法也是有道理的。

认为必须尽快把政权夺回來,否则没机会了的朋友,內心的隐忧是认为再拖下去,国盟会拉拢更多人,政权更形稳固,而且会分化及对付在野党,到时少人少资源要夺权更难。

或许,还有另一个考量点,就是敦马的影响力在消退中,所以动作要快。

好吧!这理由充分。不过,另一个问题是:夺回政权后的施政纲领及政策路线呢?

5·09大选后,不少人以为投完票就行了,仿佛从此王子与公主就能自动地幸福生活在一起了。

但事实证明,不尽然如此。

如果现在希盟+重夺政权,更大的挑战是如何走一条跟过去国阵和现在国盟不同的路,而且要坚持希盟的路线及价值观,落实改革。

如果不这么做,重夺政权只是官位換人做,中间选民会失望,对希盟+打下届大选就有问题。

但如果这么做,会否重演希盟执政时,敦马的政治价值观跟希盟不同,而引发內部分歧的情况,使到希盟+一再陷入U转,政策混乱?

另外,希盟执政时,马來社会的不安及忧虑,是希盟路线之争及后來倒台的导火线;如果现在希盟+夺回政权,马來社群的不安及忧虑是消失了,或更甚?那么,在政策上是要更强调土著议程,照顾马來人感受吗?那么,其他族群的感受呢?

至于敦马6个月就交棒的协议,老人家到时遵不遵守,不遵守的话,希盟+各党如何应付,都是问题;尤其是扬言退出联盟,这种玉石俱焚的事,政治领袖敢说的多,敢做的少。

只做6个月够吗?

另外,只做6个月,敦马会认为够吗?过去两年当首相尚沒解决纳吉留下的问题,现还要加上解决慕尤丁的问题,6个月够吗?

不够的话,又要多久?难道希盟+还能要承担多一次交棒风波,甚至倒台的后果吗?

至于拉人,安华已被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两位盟友“鉴定”无法凑足人数,因此,希盟+就寄托在敦马。

敦马是新巫统(就是现在的巫统)及土团党的开山祖师,两个党里都有他的老熟人。

而且,敦马留在巫统的时间远比安华在巫统时间长,如果他要从巫统及土团拉人过來,成功率是比安华高。

不过,通过这样的手法拉过來的议员,就成了谁主江山的关键少数;敦马带着这批关键少数,就成了希盟+政权存亡的罩门。

首相原本权力就很大,掌握人事任命及资源分配大权,若再掌握政权存亡罩门,制衡首相权力这句话,应就成了空话。

再來,拉拢GPS支持。GPS过去支持敦马的中央政府,如果这一次要夺权要GPS支持,因此就要由敦马出任首相,甚至有希盟领袖提出砂州州选妥协,让GPS赢得政权。

先不说GPS信不信希盟州选妥协的承诺,先说另一种情况,即GPS在希盟妥协继续赢得州政权后,如果遇上敦马交棒,安华当首相(GPS不要安华),GPS再转过头去跟国盟合作,希盟+难道再倒台?

那么,为了防止GPS出走,是不是继续让敦马做首相呢?

当然,对铁了心就是要“马安配”,要希盟+在最短时间內夺回政权的朋友而言,是不会理会这么多假设性的“如果”情况,抱着先夺回政权就是了,其他的不用管。

不过,支持者可以这么想,小老百姓可以这么想,可政治领袖不能不预想这些“如果”一旦发生,会有怎样的风险及后果。

因为人民投选的,是要做事的政府,不是只争位的官。所以,希盟+的领袖们,聪明的脑袋別只是计算夺权的策略,也请先盘算夺权后该怎么做,要怎么做。

否则,当了政府守不住政权,还要人民受苦多久?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