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应设双赢绩效指标/方城

最近,学校换了一批新的行政人员,制定了新的绩效指标(KPI)。除了要求老师们在一个月内必须输入指定次数的学生品行分数外,协助学校管理校园秩序的学长们也有必须达到的指标。

他们每一个人必须在学校进行突击检查时,抓到至少一个犯规的人,否则就是不达标。这样的意思就是每一天都必须有学生犯校规,否则就不能交差了!这是在督促学长认真执行工作,还是昭告天下学生是不可能全都循规蹈矩的?

变相鼓励犯规

我们是否知道,当把专注点放在别人的缺点时,其实就是在用另一种方式“鼓励”他们犯规?人的劣根性就是“你越不要我做的,我偏要做!”

我那刚踏入社会工作的孩子也向我投诉说,老板规定身为主管的他,每月须呈报至少3个员工的错误,否则当个月的奖金就会被取消了。

据他转述,老板认为这样生产部才会有进步,工人也才会更小心谨慎工作。老板怎么没有想过举报人过后要怎么与员工相处?毕竟与员工“朝夕相处”的是主管啊!

这就如学长或老师把犯规学生交给训导老师处置的情况一样。学生是被处罚了,那个举报人,不管是老师或学生,日后也不好相见。

这两件事,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让我明白何以今人如此“形式主义”?那是因为我们在学校时期就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教学生如此的处事方式啊!

“凡事求诸己”达双赢

制定绩效指标,难道是为了找出对方错误,通过检举来让别人提高工作效率?制订绩效可否以“凡事求诸己”的方向来制订?意即不需通过检举他人或是刻意找别人的优点来呈报,而是自己要求自己有好的转变。

比如执行任务的学长自己的各方面要求都严格要求;老师对教书育人的理念也严格订制绩效指标。这样过了一段日子,你就会发现身边所有人都有进步了,因为人处于以身作则的良好氛围中,一般都会“见贤思齐”,不会让自己在群里显得那么突兀。

这就是双赢局面的绩效指标了。如果绩效指标只是以打压别人、为做而做、滥竽充数的方向走去的话,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国家将如在磨米的驴子一样,永远在原地打转!

反应

 

言论

染发招惹谁了?/方城

最近,学校发了新指令,举凡染了所谓“怪发色”的家长,禁止踏入校园。

这条规在政府部门的穿着指令都好像都没有出现,为何学校要如此刻意为难这群没有戴头巾的族群?之前,华裔去政府部门因为穿着问题而被刁难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头发的颜色也要被针对?

说实在的,染发是时下最常见的修容方式,头上颜色让人看来更加靓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让人增添自信的事。当今社会再也不是鲁迅时代那种“头上变了颜色”就被视为坏人的时代了。但是,可叹的是,这种20年代的发色歧视毒素深植人心,还流传到今天,继续荼毒后世。

我自己也曾经是反对人们染发的怪异分子,认为人应顺应自然,自然老去。然而,当千禧宝宝升上中学以后,我才意识到这一套已经不能用在他们身上了。

诚然,人是进化的动物,世界更迭后,我们如果还是墨守成规,很难说服及教育这些新生代的。

规矩条规易引反弹

新新人类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对于四方文化并不陌生,讲人权说自由,学校太多不合情理的规矩条规,很容易引起反弹,心生怨恨,制造问题。

我们每制定一个规矩条例,一定要合情合理,因为他们已经不是像旧时代的孩子那样,缺乏主见,全盘接受长辈指令的一群了。我们的教育一直强调独立思考的能力,当孩子已经拥有了这个能力,我们却又不愿意让他们发表自己的看法,就会引发心理不平衡的问题。

针对染色问题,学校一直认为是犯规的。时下学生却认为那是违反自由的。因为他们的身边的长辈,包括爸妈,学校老师校长,甚至是部长都有染发,染了发的长辈还是长辈,他们对他们心怀感恩尊敬。但是校规却又不允许他们去染发,一般老师都给不出好的理由。

说的最多的理由大概就是:因为那是校规或者因为我是老师、是长辈等等权威式的答案。

21世纪难以接受

30年前,用这种理由打压学生说得过去,在21世纪的今天能独立思考,又处在资讯发达社会的孩子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的。如果说它伤害头皮,那为何长辈又以身试法?这与叫学生不要抽烟的情况是一样的。

行笔至此,大家就应该知道为何现在孩子越来越不易教了,不能顺应时代,改变思维方式,不断用打压的方式逼学生服从,只会制造更多蛮横不讲理的新生代。

环境改变了,人也必须改变,这是万物生存的法则。明白这个道理,看官也会明白,现今主张自由,强调针对学生个别差异,因材施教的国际学校日渐受欢迎的原因何在了。

我们什么时候才要思变呢?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