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应设双赢绩效指标/方城

最近,学校换了一批新的行政人员,制定了新的绩效指标(KPI)。除了要求老师们在一个月内必须输入指定次数的学生品行分数外,协助学校管理校园秩序的学长们也有必须达到的指标。

他们每一个人必须在学校进行突击检查时,抓到至少一个犯规的人,否则就是不达标。这样的意思就是每一天都必须有学生犯校规,否则就不能交差了!这是在督促学长认真执行工作,还是昭告天下学生是不可能全都循规蹈矩的?

变相鼓励犯规

我们是否知道,当把专注点放在别人的缺点时,其实就是在用另一种方式“鼓励”他们犯规?人的劣根性就是“你越不要我做的,我偏要做!”

我那刚踏入社会工作的孩子也向我投诉说,老板规定身为主管的他,每月须呈报至少3个员工的错误,否则当个月的奖金就会被取消了。

据他转述,老板认为这样生产部才会有进步,工人也才会更小心谨慎工作。老板怎么没有想过举报人过后要怎么与员工相处?毕竟与员工“朝夕相处”的是主管啊!

这就如学长或老师把犯规学生交给训导老师处置的情况一样。学生是被处罚了,那个举报人,不管是老师或学生,日后也不好相见。

这两件事,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让我明白何以今人如此“形式主义”?那是因为我们在学校时期就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教学生如此的处事方式啊!

“凡事求诸己”达双赢

制定绩效指标,难道是为了找出对方错误,通过检举来让别人提高工作效率?制订绩效可否以“凡事求诸己”的方向来制订?意即不需通过检举他人或是刻意找别人的优点来呈报,而是自己要求自己有好的转变。

比如执行任务的学长自己的各方面要求都严格要求;老师对教书育人的理念也严格订制绩效指标。这样过了一段日子,你就会发现身边所有人都有进步了,因为人处于以身作则的良好氛围中,一般都会“见贤思齐”,不会让自己在群里显得那么突兀。

这就是双赢局面的绩效指标了。如果绩效指标只是以打压别人、为做而做、滥竽充数的方向走去的话,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国家将如在磨米的驴子一样,永远在原地打转!

反应

 

言论

公道在哪里?/方城

最近,看了《二十条》这部戏,深觉它与去年爆红的电影《毒舌大状》的中心内容极为相似,都是为了宣扬捍卫正义而面对重重挫折磨难的过程。

戏的结局是皆大欢喜的,哪怕过程中戏中人物经历了多少苦难,又有多少人为了正义而牺牲,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捍卫正义、宣扬正义永远存在”这样的主题,当然是好的、是正向的思维。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它出现过吗?

我那青春期的孩子都会说:这世界没有公平、公正,在有权有势的人眼中,他们本身就是王法,就是公正!就算有立法执法机构,也敌不过这些人的威逼利诱。

这部戏中也有好多个案都是如此迫害受害者,让他们承认错误,并关进牢房若干年,而真正的坏人却逍遥法外!

对于孩子的想法,我很讶异,忙告诉他:有的,有的,你必须相信:天网恢恢,这些人终究会遭到报应的,也许不是这一世。(我说着时,自己都难免有点心虚。)

如果你看见霸凌、看见别人被欺负,你于是伸出援手,把施暴者打伤了。然后,你却被拘留提告了,因为你不是法律,不能动用私刑惩罚坏人!事发现场有很多人证,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作证。这时,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那么执法单位为了结案,也不会再开案细查的。于是,好人含冤,而沉冤还能得雪吗?也许会,但不知何时。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有些人面对这种不公,不断上诉,提出诉求,坚信正义公平存在,最后沉冤就算得雪,一般人还是一样觉得他傻。

如果你仔细观察,现在的社会已经没有太多这样的人了。

现在的人,大部分都选择明哲保身,能够不理就不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曾经在校园里,发生一宗破坏公物个案时,学校以几个人的说辞就断定某班学生是肇祸者,需接受处罚。学生要求调看监控录像也不被允许,为此,学生之中有人愤愤不平,有人则认为赔钱了事,不必再生事端!在校园这个塑造学生人格的地方,竟然也是这样处理问题的!这样下去,试想谁还会相信公义存在?或相信“法”绝对不可以给“不法”让步的道理?最终,所谓的公道正义 ,将沦落为戏里的情节,梦中的城堡,永远不会是生活中的现实!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