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宣传主任阿兹敏在助选时说,只要夺下柔佛州政权,国盟一定会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他还反问:“承认统考,真的有那么难吗?”

承认统考,难吗?

如果所谓承认统考,是让独中毕业生拿着海外大学文凭,进入州政府的子公司就职,而不是只凭统考文凭就能进入公务体系,那是不难。

如果所谓承认统考,只是州内的私立大学接纳学生用统考成绩申请就读,那也是不难。

承认统考的难,是难在政府没有接受只用统考文凭申请,就能成为公务员或进入公立大学(师训课程例外),还有难在独中会否获得政府拨款?

这有多难?

套用希盟时代教育部长马智礼多次在国会的回答,整理重点如下:

●承认统考文凭并非如所说的那么容易,除了影响联邦宪法、国家教育法令和政策,国民教育哲学及1963/67年国家语言法令条文,也涉及先贤同意的社会契约。

●承认统考文凭是一项敏感课题,这与大马历史有关。这项课题需要审慎和科学地解决。

●虽然希盟答应承认统考,作为申请进入政府大学的资格,可是,此事不宜仓促决议。

●独中不属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部分,教育部不会为独中提供行政拨款。

过去国阵领袖说承认统考不容易,大家骂翻了。

那么,马智礼的解释,能让华社进一步理解承认统考的难度吗?

又或者,需像林吉祥说的,“不顾马来人感受地来承认统考文凭,会让希盟倒台”,这句直指政治利害关系的话,才让更多人明白?

担心流失马来票

其实,这说白了就是,承认统考最大的难度是在政治问题,是要顾及马来人的感受,就是担心流失马来票。

政治问题要有政治意愿,才有望解决。

如今,还有哪个政治领袖有政治魄力和政治意愿,能排除这些困难来承认统考文凭?

更别说,阿兹敏自家的土团党,都不见得完全认同他的谈话。

确实,承认统考在过去彷佛是政党争取华社支持的万灵丹药。

但是,5·09大选后的今天,政治领袖喊出一旦执政就承认统考,还能像过去一样,赢得华社的掌声和支持吗?

有句话说,幻灭是成长的开始。

华社经历了太多,已不再是“一事能狂便少年”了,也知道争取华教权益包括承认统考,不能再单纯靠政客的嘴,更多的还是要靠自己务实的努力。

承认统考很难吗?真的是政客嘴巴讲容易而已。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