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希盟最坏也是最好时刻/江振鸿

目前可说是希望联盟最坏也是最好的时刻。最坏的时刻,因为希盟的马来人支持度持续低迷。

在刚刚落幕的吉打巴东色海国席选举,虽然国阵巫统退选让路予希盟上阵,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更是亲自为希盟候选人站台,却不但无法令到更多马来选民支持希盟,反之连国阵以马来人为主的基本盘选票也转向了国盟。

华裔“宽容度”高峰

当然,我希望希盟马来人支持度的这个低迷状态,是已处于“跌无可跌”的谷底了,因为这表示触底反弹的时刻不远了,而不是处于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马来人支持度仍在持续下滑的情况。最好的时刻,则是因为在伊斯兰党神权政治的阴影之下,华裔选民对于希盟的“宽容度”,正处于高峰。

11月21日,当希盟与在大选前大家深恶痛绝的国阵领袖正式见面商讨组织联合政府时,大部分华人的反应恐怕是松了一口气吧。

当内阁还没有成立,董总就“迫不及待”要求新政府承认统考时,有别于过去,大部分华裔网民的留言反应是持否定立场的。

内阁出炉后,当官司案件缠身的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被委任为副首相时,大部分华裔选民是无异议的。

当希盟内拥有最多议席(40席)的民主行动党,却只获4名部长职时,其以华裔为主的支持者们表示大局为重。

内阁第一次会议后,当新政府宣布将把博彩业的特别开彩,从每年22次减少至8次时,不少华人表示好过完全被禁赌。

所以,在华裔选民此“宽容度”的加持下,希盟主导的团结政府,大可放手去做,暂且搁置一些华社所专注的议题,尤其是承认独中统考,先专注拼经济及降低生活成本这个关系到全民的议题。

一旦经济好转,人人有饭吃,思变的民心自然会减少,能轻易被煽动的民怨也自然会减低。               

反应

 

言论

人活着,总是充满问题/江振鸿

日前槟城咖啡店的上网公审不点饮料顾客风波,引起全城热议。

相对于大部分网民炮轰相关咖啡店业者上网羞辱不点饮料的顾客,我较为关注的是连身为槟城人的我都相当反感的顾客光顾咖啡店必须点饮料,否则将被征收“台费”的所谓槟城独有饮食“文化”。

咖啡店分几种

与大马其他州属及城市一样,槟城的咖啡店或饮食中心及小贩中心,分为数种。

第一种是咖啡店业者一手包办整间店的熟食及饮料生意,例如云吞面或福建面专卖店或海鲜煮炒。

这种模式,通常不会有点不点饮料的争议,因为食客只要有点食物,咖啡店业者即已做到生意,食客有没有点饮料,咖啡店业者恐怕都不会太介意。

第二种是地方政府管辖的饮食或小贩中心。

这种模式之下,所有熟食及茶水业者都统一向相关地方政府缴付租金,中心内的桌椅也是并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公共场所,而身为管辖方的相关地方政府也禁止茶水业者強迫食客消费饮料。

然而这些饮食或小贩中心通常都会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即茶水业者们都会私下划分“地盘”以避免过度竞争,并各自将负责其“地盘”的桌椅清理工作。

所以一般上,食客们包括我去光顾时,通常都会点饮料以示支持,因为这些茶水业者在没有向其“地盘”其他熟食业者收取分文的情况下,承担了桌椅清理工作的义务。

最后一种则是咖啡店或私人饮食及小贩中心业者把档口分租出去予熟食小贩,自己则经营饮料生意。

风波中的咖啡店就是属于这一类。

这种模式就有其争议的地方,虽然有律师以法律角度来指出属于私人地方的咖啡店是有权制定任何收费。但是在一些人包括我的认知中,咖啡店的熟食业者是有付租金予经营饮料生意的咖啡店业者。因此,身为这些熟食业者的顾客,不管有没有点饮料,都是有享用咖啡店设施包括桌椅及厕所的权利。

合法却不合理

其实,所谓有什么样的消费者就有什么样的商家。

也许在法律上,这些咖啡店有权去制定某些收费,但是面对这些合法却不合理的收费,我们身为消费者是否都选择妥协、默许及纵容,还是团结起来发挥市场的力量,不去光顾那些收费不合理的商家,不让这些商店对我们的血汗钱予求予取?

记得数年前,我与太太到槟城乔治市的某咖啡店用餐。

由于我们俩刚从附近享用完槟城的驰名甜品煎蕊,所以在此间咖啡店只点了一杯饮料,但却点叫了数份咖啡店内有付租金予咖啡店业者的熟食小吃,岂料咖啡店业者却坚持我们两人就得点两杯饮料。

最后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我坚绝不向这个不合理的收费妥协,马上把所有的食物打包走人,从此不再光顾那间咖啡店。

某位律师评论员也以商场做比喻,指商场内的商家租户也有付租金予商场,商场却还是向到访商场的顾客征收停车费,来反驳熟食业者有付租金予咖啡店业者,所以,咖啡店业者就无权再向有点熟食的食客征收“台费”的论述。

收费厕所渐取消

我想那些与我同样属中生代的朋友应该还记得吧,我们当年读书时代的90年代,不少商场的厕所都是有收费的。

但是千禧年过后,这些商场的厕所收费逐渐被取消,原因何在?因为不少千禧年过后新建立的商场,都是有提供免费又干净的厕所。

所以在市场的压力之下,那些厕所有收费的商场,不得不取消其厕所的收费,以保持竞争力。

最后,有咖啡店业者申诉,指熟食业者所付的租金无法抵销咖啡店的营运开支。

我只能说一句,人活着,总是充满问题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