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最近有点乱,有的领袖不顾疫情严峻,执意逼慕尤丁早些举行第15届大选,有的领袖拒绝与土团党合作,有的领袖要撤回对国盟的支持另组新的联盟。

坦白说,巫统作为75年老店,党员超过300万,党产庞大,又人才济济,没想到2018年5·09大选竟然阴沟里翻船,痛失治国政权,沦为今天这个样子。巫统上上下下因此感到不是味道可以理解,急着想重返国家政治中心也可以理解。

毕竟巫统前领袖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曾有过与马华、国大党联手争取国家独立,创建“多元种族”政体、各族分享政权、各族携手建国的远大眼界、宽阔胸襟与宏大格局。

但最近191个区部的143个通过议案,要求党中央在来届大选不要与土团党合作。更多人却认为巫统在陷入空前低潮的这个时候,应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以求一举达成“重返国家政治中心”的斗争目标。因为在马来选票三分天下的今天,巫统单打独斗,未必有绝对的胜算。

马来西亚智囊团高级研究员阿尼斯还认为,疫情当前,如果巫统“敢敢”触动全国第15届大选,他们会失去人民的支持。那巫统该怎么办?该走哪一条路呢?在聚讼纷纭,莫衷一是的争论中,传来巫统最高理事会否决退出国盟的动议,议决维持现状至到大选的讯息。

笔者认为,这个“维持现状”十分明智,对巫统来说太重要了。因为它为徘徊在十字路口的巫统争取到宝贵的时间与空间,让巫统衮衮诸公避免因意气用事而犯错,从长计议,听取各方意见,评估再评估。更重要的是可在出战前克服弊端、纠正弱点,善用强项、扩大优势,以求一举达成“入主布城”的战斗目标。

勿用历史惩罚政党

“纠正弱点”主要有两项:一是设法洗脱被政敌抹黑的“贪腐滥权”,二是约束基层领袖切勿乱发炮攻击党内不同派系的高层领袖,还要禁止他们发表伤害其他族群的种族与宗教言论,以免吓走来自其他族群的选票。

马来学者达祖丁教授在《大马人和巫统来到了十字路口》一文中,开篇第一句说:“从2021年起,大马人必须认真考虑是否要再次支持巫统。我要促请大马人考虑是否应该在‘多元文化合作的传统精神’下给巫统第二次机会……巫统也必须在2021年进行本身的灵魂探索。它必须问问自己是否会秉持‘延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精神’,同时继续成为大马政治支柱。”

对于他所说的:“不要因少数坏领袖而谴责整个实体”、“不要用历史来惩罚像巫统、马华或其他由真正大马人组成的政党”、“我们必须给所有人第二次机会”,笔者表示由衷的赞同!

(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