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巫统的顶梁柱/陈福星

谁是巫统的顶梁柱?是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还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往届大选,国阵的海报“男孩”肯定是巫统主席;一路走来,他都是“当然”首相嘛,海报“男孩”舍他取谁?

可如今局势大不同。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仅仅是巫统第三把交椅人物,“本该大权在握的党主席阿末扎希则官司缠身、自顾不暇;而贪腐案已获罪,目前还在上诉的前首相纳吉,却成功将自己打造成颇受欢迎的Bossku。

情势相当微妙。但从现有态势看,纳吉和阿末扎希同病相怜,不得不站在同一阵线,但他俩或许正试图抹掉跟依斯迈沙比里的楚河汉界;这一点,恰恰是敌方最担心的事态发展。

绝地翻身绝非偶然

巫统在5·09大选兵败如山倒,之后陷入树倒猢狲散的大困境,可“喜来登政变”之后,巫统找到了翻身点,过后更顺势将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扳倒,让首相宝座“物归原主”。

一切不是偶然的。其中一个关键,或许很多人忽略,或不以为意,那就是马来社会的心,至今还是靠向巫统。

这些人才是巫统真正的顶梁柱。他们之中,有些对巫统始终不离不弃,而很多在5·09大选将票投给希望联盟的,现已回心转意,重投巫统怀抱。

执政61年,国阵巫统对马来社会的贡献,可谓多不胜数,且有目共睹,而许多马来精英(包括不少目前反巫统者)都是国阵执政期间的优良产品,加上相对更懂感恩,马来社会今天开始怀念巫统以往的种种恩惠。

巫统两派斗而不破

评论界喜欢以当官派和法庭帮来区分巫统眼下的派系之别,乍听之下,两派人马是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可当你抛开主观意识,就不难发现,这两派人马在过去几场州选举中,有闹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镜头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来到全国大选,难道他们就找不到一条同时可容双人行的大道,而非得排挤对方,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5·09大选后22个月当反对党的滋味,对巫统大领袖来说,绝对不好受;因为这样,这些人一旦察觉可能再度“沦为”反对党的危机,他们自然就会想到“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好处和道理。

反应
言论

马华新面孔vs行动党旧人/陈福星

第15届全国大选开打,政党政客个个踌躇满志,没有人会笨到未打先认输。

2018年的5·09大选,马华身为国阵里的唯一华基政党,输到灰头土脸,只剩下时任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的亚依淡国席;后来丹绒比艾国席举行补选,拿督斯里黄日升博士才为马华争回第二个席位。

随后,今年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马华取得零的突破,分别夺得2个和4个州席;马华出现了从谷底反弹的好迹象。

至于11月19日第15届全国大选,马华的成绩会好到哪里?这个时候一切言之过早,可如果说其胜出的国席会超过原有的两个,应不为过。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要保住现有42个国席,看来并不容易;其“致命伤”源自希望联盟在朝的政绩不佳,22个月执政期几乎没留下好评。

还有,行动党的朝三暮四、朝秦暮楚,选民不会轻易忘记吧!

2008年的3·08大选,行动党的火箭飞上伊斯兰党的月亮;2013年的5·05大选,火箭领袖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结果怎么样?

5·09大选,行动党“高攀”曾被其骂到一文不值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胜选后还拥戴老人家出任首相。结果又怎样?

来到11·19大选,行动党唱的又将是哪出戏?眼下所见,几乎是老调重弹,不外乎继续大骂国阵领袖贪污腐败。

选民不再轻信希盟

可今天,堪称国阵巫统灵魂人物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锒铛入狱。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如果不能因此说明看守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确有打贪之心,最低限度,也证明由国阵当家的“大马一家”政府,并未对司法公正伸出干预之手。

从这个角度审视,希盟和行动党棒打国阵贪腐的招数已然用老,而希盟的竞选宣言在22个月执政期一一落空,也“造就”选民不会再轻易相信希盟的大选宣言。

对马华来说,深信首度领军的总会长魏家祥会取得不俗成绩,其在甲柔州选所打出的年轻新人牌,应该会沿用。

很简单,行动党42个原有国会议员,有几个愿意退位让贤?反观马华,输掉5·09大选的候选人,相信没几个会继续披甲上阵,换言之,新人必将涌现。

马华新面孔对垒行动党旧人,将是第15届大选逃不掉的画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