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马政局继续动荡之际,在现任首相慕尤丁可能在7月国会面对马哈迪医生与希盟所提呈的不信任动议之际,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却老调重弹:“欢迎土团党(慕尤丁)回归巫统,毕竟,两党皆存在巫统的DNA,皆为马来人、回教和马来西亚斗争。”

卡立诺丁还说:“目前的土团党首相慕尤丁,还有马哈迪,甚至是人民公正党的安华,皆来自巫统。在面对曾经被抛弃,或离他而去的‘孩子们’,巫统要表现得像个父亲(接纳他们)!”

这样的温情喊话可隐含多少政治考量?这些“孩子们”何以被“抛弃”?或“离他而去”?卡立诺丁应该心知肚明,安华的“被抛弃”,是因为他反贪腐、反朋党,以及倡导改革!而马哈迪的“离他而去”,则是反纳吉、反窃国、反极权,以及报复心理。

那么,扯回DNA,没错,巫统的DNA已经明明白白列在他们的创党宣言里:“马来民族主义是其成立的基础与愿景,坚持为马来民族、宗教,和国家的尊严而战斗。”

这些好的DNA,他们到底贯彻了多少?又有多少产生了基因突变?我们清楚看到,巫统雄踞大马政坛六十多年后,衍生出贪污、腐败、朋党主义、裙带关系、窃国行为,以及土著精英的掠夺,这已经乖离了原有的DNA有多远?

巫统应感谢希盟

因而,巫统实在应该感谢希盟,2018年5·09大选要不是希盟胜选,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恶质、腐化、傲慢的问题有多严重,选民有多么憎恨他们,网民甚至戏谑巫统为“污桶”,他们知道吗?

希盟胜选,至少提醒了巫统两件事,一是他们是可以被打败的!二是他们若不调整、改革,罔顾民间疾苦,还会被打败第二次。

因此卡立诺丁妄议巫统DNA,呼吁回归巫统,实在一点意义也没有。

巫统若不积极找回原有的DNA:“民族主义、宗教与国家的尊严。”而继续通过欺诈、收买、贪腐的手段夺取政权,他极可能被打败第二次、第三次……。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