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历年元旦,小贩没涨价,农历年时,面食涨价50仙至1令吉,饮料20仙不等。

新年过后,调整回去否?有报道说会,也有说不会,一区一情况。



1令吉不算多,一日三餐就兹事体大了,而且后果严重,影响深远。

一餐多消费1令吉20仙, 一天三餐就是3令吉60仙,一个月平均30天,则108令吉。

扪心自问,大部分人近年来,加薪率多少?有超过100令吉吗?又占了总数的多少?

公司倒闭裁员,自动裁赔不说,B40,即使M40,近年加薪率何尝好看过?即使一些专业,3年来加薪幅度不过50令吉的大有人在。花红更别提了!

这108令吉只是一人开销, 要是单薪家庭,一家四口,其影响可要了这家庭的老命。每月饮食多出432令吉意想不到的开销。



民以食为先,除非少吃、不吃,这钱避免不了。要看问题出在哪,奢侈品没问题,必需品就是问题,饮食则是大问题。

小贩扮演的不只是宣扬本地饮食文化特色,吸引游客的角色,更是低廉价格喂饱社会大众的国民食堂。过高的收费,将让这角色变色,减弱其社会功能,更影响低下层收入群生活起居,甚至民不聊生。

虽然如今社会相对富裕,包括年轻人对食物的需求多元化了,各种档次餐馆、食肆、快餐店等越来越多,低消费依旧是低收入群的选择。

B40,甚至是M40收入群,当入不敷出时,唯一不变的是,仍需要价廉物美的小贩,提供一日三餐所需。

今天,住房俨然人民最负担不起的问题,要是连吃也成为问题,安居乐业将更日益不可及。

所以,别说涨价1令吉几十仙是小事,即使减半,小数还是怕长计,低收入群还是会应付不来。

应对当今生活所需,提高生产力,配以适当的最低薪金制与加薪率,是打工一族赖以维持基本生活的依靠。

新年后,除非恢复原价,“吃相难看”的小贩难免面对顾客流失隐忧,而穷人在更趋向价廉物美之余,只能自求多福。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