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安拉的“倚天屠龙记”/刘泰安

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倚天屠龙记》里有此经典名句:“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江湖豪气万千的态势,尽显其中。

如果把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比喻为矢志拜相、号令天下的“屠龙刀”,该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可被喻为与之争锋的“倚天剑”。

屠龙刀与倚天剑相碰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安拉配”主演的现代版“倚天屠龙记”,对蓝眼乃至希望联盟,是利还是弊?拭目以待吧!

安华上周六(16日)在公正党第16届全国代表大会上首次公开恭贺拉菲兹当选署理主席,这等小事获得媒体垂注与报道,原因无它,此乃安华“迟来的祝贺”。

需知该党第二把交椅的选举早在5月杪结束,连拉菲兹的对手、即原任总秘书拿督斯里赛弗丁都在第一时间承认落败,大方祝贺拉菲兹胜选,但不战而蝉联党主席职的安华却守口如瓶,迟迟不予祝贺,难免有失领袖风范。

如同敦马安华关系翻版

正所谓,迟到总比不到好,安华“迟来的祝贺”肯定聊胜于无,并可赢得大家的掌声。但更重要的是,“安拉配”今后能否全心全意,并肩作战,共为重夺江山奋斗? 

有论者认为,当下安华与拉菲兹(两者年龄相差30岁)的关系,仿如当年马哈迪与安华(两者年龄相差25岁)的翻版,形同法文所说“déjà vu”(意指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年马哈迪提拔和重用安华成为自己的副手,后者功高震主,反遭猜忌和对付。安华如今角色倒置,会否在自己英雄迟暮之际猜忌锋芒毕露的副手拉菲兹,最终重演老马对他的历史?难以逆料。

值得一提的是,拉菲兹在公正党代表大会上向安华表白,重申自己也许心直口快(间接承认拂逆安华的言行),但绝非人前甜言蜜语、却在背后插刀的小人,不啻是对老大“输诚”的佳作!

另一方面,安华在台下对拉菲兹的“快人快语”报以笑颜,发表总结时形容偶尔会让他“头痛”的拉菲兹的谈话,犹如止痛药(Panadol),让他“痛意全消”。两人在大会的友善互动,可谓一次完美落幕。

“大帐篷”是最大分歧

众所周知,当前“安拉”在面对来届全国大选的最大分歧,就是接受或拒绝有关各政党大结盟的“大帐篷”战略。安华急于尽快一圆拜相的夙愿,认为“大帐篷”有利于希盟在来届大选中击败如今气势如虹的国阵,以及困兽犹斗的国盟,所以主张希盟要与其他在野党协商和合作。

拉菲兹则放眼更长远的政治斗争,即使在来届大选后未能上台执政,再等一届大选也无妨。他显然看清楚那些借“大帐篷”口号、欲与希盟谈判分配出征议席的政党,不外是投机取巧、将来极可能背信弃义的真面目。他在当今公正党20名票选中央理事里,有多达13人被视为属于他的阵营,从而反映该党大多数基层是反对“大帐篷”概念的。

无论如何,安华在17日公正党代表大会后对记者宣称,“大帐篷”不欢迎土著团结党,因为后者导致希盟政府垮台,使到他们失去了人民赋予的委托,与背叛者合作,无法展现改革议程。他较早时接受雪州政府喉舌报《当今雪兰莪》的专访时,也曾强调“大帐篷”排斥土团党和祖国斗士党(从土团党分裂出来、由宿敌老马领导的政党)。

我认为,无论“安拉”最终是否采用“大帐篷”战略迎战大选,只要希盟坚拒与土团党和斗士党合作,这将是正确无误的的做法,必将受到痛恨背信弃义政客的人民的支持。

谈回现代版“倚天屠龙记”,安华的“屠龙刀”里面藏着卓越的行军兵法《武穆遗书》,拉菲兹的“倚天剑”里面则藏着两部绝世武功秘籍,即《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刀剑必须相碰时,才会双双折断,从而让人发现其中的秘密。

同理,安华与拉菲兹若能相碰时,擦出前者治国济世和后者文韬武略的火花,何愁不能带领希盟笑傲江湖,造福社稷?

反应
言论

九合一选举结果有感/刘泰安

台湾的“九合一选举”,是每4年定期举行的县市长及其他公职的地方选举,与总统和立法委员的中央选举分隔两年轮流举行。因此,九合一选举往往被视为现任总统的“期中考”,以及下届总统大选的“前哨战”。

九个公职是指直辖市长、直辖市议员、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长、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村(里)长。

台湾在11月26日举行了九合一选举。21个县市(有一市延后投票)的市长选举结果出炉,国民党拿下了13席,民进党5席,民众党1席,无党籍2席。

国民党在6都市长的选举中赢得台北、新北、桃园和台中4都的总共13个县市长职位,创下了佳绩,一洗两年前败选总统和在总计113个立委席次中只赢得38席的颓气!

在中央执政的民进党选情则蒙受重挫,仅拿下4+1县市,即守住台南市、高雄市、嘉义县、屏东县,以及拿回澎湖县。

舆论一般报道,蓝大胜、绿惨败。但回顾在2018年上届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赢得了15席,民进党6席。在本届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赢得的席次比上届还略逊2席,何来“大胜”?民进党只比上届少1席,何来“惨败”?

或许,国民党被视为“大胜”是因为这次从民众党柯文哲手中抢回失去8年的台北市,以及一举拿下民进党执政多年的桃园市和基隆市吧?

兼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在11月26日开票后当晚宣布即刻辞去党主席一职,以示承担所有责任。

“引咎辞职”如家常便饭

查蔡英文在2008年首次当选民进党主席,2012年代表该党参加总统选举,败给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随即辞去党主席。2014年她再度当选民进党主席,两年后在2016年赢得总统大位。民进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惨败后,她再次辞去党主席。

蔡英文在2020年1月11日总统大选中,以台湾有史以来最高得票数(817万)连任总统,同年5月20日再次出任民进党主席,直至今年11月26日,三起三落。可见,“引咎辞职”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但勇于承担作为领导人的责任,还是值得一赞!

蒋万安横空出世

另一方面,有位国民党的“明日之星”在本届九合一选举横空出世,他就是当选台北市最年轻的市长、现年44岁的蒋万安。他的身世背景显赫,父亲蒋孝严曾担任国民党副主席、外交部长及总统府秘书长,祖父是前总统蒋经国,曾祖父是台湾威权时代的领导人蒋介石。

众所周知,原跟祖母姓“章”的蒋万安并非在蒋家长大,从未受到特殊优待,10岁时才得知自己是蒋家后人,且与其他蒋家第四代人互动极少。

他在蒋经国去世17年后的2005年才跟父亲认祖归宗,从“章”改姓“蒋”。所以,当人们认定他是“蒋家第四代”时,他反而认为蒋家对他并不是光环,只是血缘而已。

蒋万安在2016年首次当选台北市立委,2020年连任,在今年九合一选前两周请辞立委,以示破釜沉舟的决心,果然得偿所愿。

由于他现在当选台北市长,不可能在两年后参加国民党2024年总统候选人的党内提名,但放眼2028年,他将参与其盛、光耀蒋家门楣的机会蛮大!

国民党虽在本届地方选举大胜,但未必在2024中央选举同样报捷,因为该党在2018年九合一大胜,却在2020年总统和立委大选惨败。历史会否重演?有待时间见证。

宝岛人民已在本届九合一高唱《绿‘倒’小夜曲》,明媚的月光,照亮他们的心,必然展望未来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