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子希盟3党为首相人选问题所折腾,主要在于能否接受敦马哈迪医生成为“民希马”的核心领袖,惟碍于人民公正党的坚持抗拒,另外两个希盟成员的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则不断游说安马和解,以期壮大阵容并试图取代国民联盟政府。

7月5日,继“沙安慕”配问世后,希盟最高理事会于会后发公告表示力挺安华任相,并授予安华与其他势力协商的主导权,以此,由安华主持希盟对外事务,不管是哪个方面看,对维持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的合作均为最适当的安排。

当公正党拒绝“马配”后,行动党和诚信党急着穿针引线,以各自政党的名义与马哈迪对话,结果造成舆论反弹,党内外批评连绵接踵,显然两党以非希盟之名,抛开安华与敦马协商是错误之为。

某种程度上,希盟3党的合作关系已经在普通选民间内化成一种“神圣不可分割”的刻板印象,这种发展有好有坏,惟处在当下充满不确定性的政治情势,希盟3党有必要紧密合作,统合支持者以一致对外(包括国盟、敦马、民兴党等),将希盟作为最基本的政治单位,至少可以保住选票基本盘,即使面临被挖角,也依然留住有原则的代议士。

希盟争吵自暴劣势

此外,给予安华领导希盟对外沟通的另一个保证在于,避免敦马企图撕裂希盟而为其所用的可能性,毕竟马哈迪一再借由行动党和诚信党为窗口,从而延伸各种揣测空间,如今让马哈迪、沙菲益与安华有正面讨论问题和消解矛盾的平台,或许安马之间的心结可能无解导致“倒慕”不成,但这可以提高在野党的效率,不因花费太多资源与时间在沟通上,把更多心力用在监督国盟、服务选民、政策讨论等方面,进而重塑良好的口碑。

安华的形象不仅仅在于公正党主席,更大的意涵是他昭示着体制改革、贫穷不分肤色、多元大马的初衷,安华多年坚持反对政治的斗争路线已获各造的共鸣,如此一来,希盟内部的争执,除了给人留下热衷权力争夺的印象之外而无一益。

若不让安华主持大局,希盟的改革精神或由内而外逐步淡化,丧失本身的政治理念与原则,降低选民的投票意愿,间接让路威权、腐败的力量更容易地把持国家方向。

就如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所言,希盟不断地争吵只有凸显自身的劣势,在首相人选上的虚张声势,也使敌对势力得以见招拆招,希盟唯有团结一致和坚持共识,才是保持优势的关键。

(作者为台湾东吴大学政治所研究生)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