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12年來,人民公正党党选,署理之战最精采。

因为,主席大位没得好争。

位子都是安华坐的,安华不在时,就由旺姐代任。

当2010年党选时,赛胡先阿里博士从署理主席职退下后,谁当署理,这政治意味就不同了。

因为公正党已是多个州的执政党,握有资源,且前景大好。

谁是署理,就像是未來接班人;而且,若是强势领袖当了署理,遇上安华又不在时,在党內更像实权领袖。

当阿兹敏阿里就决意竞选这位子,这举动或许触动了安华的心防。

于是,早前退出巫统获英雄式欢迎加入公正党的再益依布拉欣,“突然”直接扛上阿兹敏阿里,竞逐署理主席职。

再益打着改革的大旗,说这场竞选是要对抗朋党及派系的路线之争,然后他认为安华会适时表态支持改革。

安华没有公开表态。最终,阿兹敏胜了署理主席职,再益退党。

2018年,希盟执政中央了。这一年公正党党选,安华依然稳稳是主席。

署理主席之战,身为部长的阿兹民受到没有一官半职的拉菲兹挑战。

这一次,安华同样没公开表明支持谁。

但是,安华家族及亲信站在拉菲兹身后,意思已很明显了。

安华防备阿兹敏的心态与路数,不言而喻。

从2010年党选阿兹敏当上老二后,再到加影行动安华失算反让阿兹敏当上雪州大臣,再來到希盟入主布城,阿兹敏跟马哈迪越走越近,跟安华越走越远。

最终,经历激烈的拉锯战,阿兹敏胜了。

两次的署理主席之战,让安华更清楚阿兹敏在党內势力有多强。

跟上次激烈的署理战一样,败者选择离开,这次拉菲兹是请假去了。

再后來的事,大家都懂了。

因激烈的派系斗争持续最终决裂,公正党元气大伤,连带希盟也失去政权。

党內无派千奇百怪

回看公正党两次署理之战引发的后续连锁反应,或可简单归纳为三点:

一,党內无派,千奇百怪。党內有派系不是问题,激烈的党选后要完全回归团队而无芥蒂,也只是嘴巴讲讲。

重点是,身为党主席安华的态度。如果要超然,就超然到底;如果要介入,就全力助攻。

要玩拉一派打一派,让底下互相牵制,以便自己稳控全局,这个要有技巧,也要有底气。

如果都没有,就会弄巧成拙。

二,常言道,当选就是结束竞选。公正党的党选过程再乱再激烈,都在可接受范围,重要的是党选结束后,最高领导层有没有去安抚各方,或激化矛盾?

2018年党选后,就算阿兹敏再有野心,短时间內也无法取代安华在党內的地位;安华无需太缺乏安全感,而暗中动作频频,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说到底,当安华一急,一没安全感,就出问题了。

三,公正党和安华都要认清一个现实,帮助安华做首相只是阶段性目标,而不能是长远且唯一的目标。

过去两次署理之战的问题,多少都跟安华太在乎自己的主席位和首相梦有关。

因此,安华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次党选及下届大选后,他的阶段性任务也应告一段落。

如今,公正党署理之战,很可能是拉菲兹跟赛弗丁之争。

说到底,政治上没有谁是救世主,能不能让公正党一洗颓势,就看能不能从过去署理之战中汲取教训。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