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疫情稳定,政府放宽行动管控令,然而因为时间点正好适逢开斋节,因此引来了一众似乎不用在经济重新开放后,忙着开工做生意以弥补行动管控令期间营收损失的网民的冷讽热嘲。

这些冷讽热嘲,包括想过年想疯了,包括过年有那么重要?更是包括了目前在网络很红的那句,即中国人可以为了保命不要过年,大马人可以为了过年连命都不要。

首先,换位思考,如果现在是适逢农历新年,我们是否仍能如此处之泰然,笑看他人想过年想疯了?笑问他人过年有那么重要吗?

那些过洋节如圣诞节比自己传统节庆重要的网民也许能,但是家中的长辈们能吗?

长辈有点坐不住

以我为例,我内子老家的那几位长辈最近有点坐不住了,因为今年的开斋节长假,由于不能跨州活动,我不能像往年般携带妻小回去内子的老家与亲友团聚。

不属我们传统节庆的开斋节已然如此,试想如果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农历新年节庆,那几位长辈恐怕已闹翻天了。

因此,别把我们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别人,要多点同理心去理解他人。

第二,在目前的有条件管控令下,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条件或规则,即如上述的不可跨州活动,而能将开斋节气氛炒热的斋节月市集,更是被多个州及地方政府取消。

如果大家平时有与马来同胞打交道,而不是如这些网民般只活在自己的族群世界之中(因为身为大马人,竟连开斋节并不是回历的新年都不懂,所以才误以为马来同胞欢庆开斋节就是在过他们的新年)的话,就会知道有别于大部分土生土长于城市地区的华裔,不少马来同胞,都是其工作及居住城市的游子。

也以我所在的槟州为例,每当农历新年,需赶回乡过年的华裔同事,少之又少,反之几乎所有的马来同事,于开斋节都是得回到各自的家乡与家人团聚。

因此,今次的开斋节无法跨州回乡,加上斋节月市集的取消,已令开斋节的热闹气氛逊色不少,可说是马来同胞为了抗疫所付出的一大代价及牺牲。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