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忘了我是谁/许世平

9·21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日,《南洋商报》刊载一则法国创建“脑退化村”的封面版新闻,这是一个专为阿尔茨海默症(老人脑退化症)患者创设的生活村,它不像一般的医院,患者可以自由活动,通过家居生活形态和规律稳定患者的病情。

其实,此种概念源自荷兰。在荷兰的小镇霍格威,就住着大部分失忆的病患者,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或来自哪里。



小镇有10个足球场那么大,有广场、超市、理发店、电影院、酒吧、咖啡厅。

居民在镇上悠闲散步、遛狗、聊天、购物;然而路人、超市、餐厅,甚至店员都是假的。

这个像一座影视城的事小镇,是全球首家专为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创设的大型疗养院,却没有病房,在这个舒适的公寓,工作人员根据老人的生活习惯规范他们的生活作息,医生护士装扮成邻居、店员、仆人等,守护着这群失智的老人。

有尊严地生活



他们在那里正常地参与生活,与“家人”一起做家务,做饭、清理,快乐和有尊严地生活。

的确,随着人口老化,已经有越来越多失智症病患者,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占超过半数,而且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情况也越变严峻。

根据《自然神经科学》杂志研究,隔离疗法会加重失智老人的病情,用建设霍格威村如此巧妙的办法却能减轻病人的痛苦,让他们在虚拟的小镇以正常的方式继续自由和安乐地生活。

阿尔茨海默症被发现迄今100多年,一直都是不治之症,它是一种脑渐进退化的痴呆症,它的症状包括认知功能障碍,日常生活能力降低,及精神行为异常。

根据病理研究分析,最先是新记忆形成的关键区域大脑海马体的损伤,初期症状是忘记你说过的话,或重复自己说过的话,然后是语言中枢的损毁,渐渐让你失去说话能力。

然后是前额叶皮层的损伤,让病人失去逻辑思考,无法做出决策及失去解决问题的能力;它让熟悉的人变成陌生人,认知水平损毁到学前儿童的水平,但患者却能感受悲哀、孤独,也能感受到爱与被爱。

虽然阿尔茨海默症不能治愈,但及时给予药物的干预可能降低大脑的衰退速度,及延缓和稳定病情。

提高生活质量

然而,问题是研究阿尔茨海默药物的失败率达99.6%,好些药厂都终止药物开发,制药赛道上越来越空旷,在无药物治疗的情况下,科学的照料成为延缓病情的手段。

每个人都会面对衰老和死亡的过程,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在生活质量上的提高,在没法治愈时,追求更好的生命状态,让病人在正确的照护与干预下,减少精神行为异常的问题,尽事能让患者从容、安静、有尊严地度过晚年。

在老龄化社会,患阿尔茨海默症病患者家庭的年人均花费及社会经济负担也越来越重,这也是政府必须对此类认知障碍疾病的防治提前采取行动,加大卫生和社会体系的投入,改善保健服务,以帮助更多人走出悲情、消极与恐惧。

为了摆脱隔离治疗法的弊端,应该仿效法国的达克斯市及荷兰的霍格威的医疗实验,让患者尽可能保持生活内容,给患者安舒的治疗环境,体现一种人文关怀。

的确,如果有一天,我脑海中的橡皮擦,将我美好记忆一点点抹去,忘记了我的家,忘记了你,也忘了我是谁,我仍希望还有一个不会迷路的城堡。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