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千禧儿投票/黄英豪博士

开始发表专栏以后我的学生们都很认真的步步追踪并提出宝贵的意见。今天这个题目也是他们给我起的,都说我太老套标题不够醒目,网上点击不及他人,不够吸睛。这一点我倒没有想到。

今天教到政治与国际贸易千丝万缕的关系,平时不甚活跃的同学听到政治竟然也兴奋起来了。原来当下孩子不管他们是从什么渠道得来的消息,总是对政治蛮有见地的。既然话匣打开了就无所不谈,我单刀直入问道那你们对政治那么有见识,那么成熟,你们来届大选投不投票?



除了比较文静的少数,答案几乎一致,“浪费时间啦”,“投不投也是一样的啦”,“天下乌鸦一般黑”等等负面的反应,恰恰代表时下年轻人的心态。

但是有一个同学的看法却是令我刮目相看,当大家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她悄悄冒出一句“除非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件”。我瞪了她一眼,她低下头去,我说你再说一遍。短短13个字,一针见血!

我说好了,大家不要再闹了,现在给你们讲两个充分体现你们对大选投不投票的理论。

千禧反响决胜负



这个时候国际知名激励讲师杰克·康尔菲(Jack Canfield)的经典名句“O = E + R ”在耳边响起。在这里“O”代表“Outcome”既是后果或是结果,“E”代表“Event”就是事件或事变,而“R”乃“Reaction”也就是反应或反响。

解释到这里很多同学已经开始点头认可,我说你们所谓的“意想不到事件”就是康尔菲所说的“E”,而“E”呢则有自然发生的也有人为的,更多人点头了。

“R”在这里就是你们不去投票所以“R”等于零!于是乎政客们为所欲为“O”就等于“E”了,因为你们放弃了“R”。但是话说回头,如果从现在到第14届全国大选间中发生了令你们咬牙切齿的大事件你们肯定会倾巢而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对不对?Yes Sir!震耳欲聋。

康尔菲 大师今年74岁,是“心灵鸡汤”系列(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的原创者,收集有250激励小故事,发行500万本40种语言。他一早就看中中国市场,于1966年考获哈佛学位,专攻“中国历史”,早期在克林顿还没当上美国总统之前在爱荷华州克林顿服务中心当过义工。

康老能够站在台上跟几千几万人讲话,激励他们,带动他们,绝非泛泛之辈,君不见每天睡醒报章上无时无刻都在报道“爆炸性”的新闻,朝野双反都希望能够把那“E”搞大,大到能够令千禧儿们洗耳恭听遂而报以“R”在来届大选捞那几百万张“政治冷感票”影响大选成绩那大“O”。

千禧排队迎大E

另一位学者也对人性探讨作出了巨大贡献,巴拉苏拉曼(A. Parasuraman昵称“巴苏”)博士时任迈亚密大学教授,擅长研究人类消费心理,威望与两周前我们在此栏目提到的哈佛顶尖学者迈克尔.波特并驾齐驱,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两人的研究范围有所不同,波特着重“企业竞争优势”而巴苏穷一生精力钻研究“人类消费心理”各有所长。

经过多年的研究巴苏发现人们对某事物的看法随着周边的环境不断地在改变,此一学说与康尔菲的方程式异曲同工。

举个例子,多年前当我还在企业界的时候,时常要到美国公干。就有那么一回,要从洛杉矶飞往三藩市短短一个小时多的飞程,就发生这一段小插曲,足以印证巴苏理论。当我与两位乘客并排坐好,系好安全带,空姐低下头来微笑亲切的问我们可不可与后排的一家三口(包括他们家小孩)换位子因为后排恰好是在紧急出口处。

试想想,当时我们三个人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对!是很无奈,又不可以说不的那种。可是正当我们一万个不愿意的打开安全带准备换位子的时候,同一位空姐,一样的微笑,可是这一次她手中递出3张“500里数”赠卷,和蔼可亲的说我谨代表我们公司向您们三人致万二分的谢意,这赠卷你们笑纳了。

顿时那不悦之意抛到九霄云外,整个人轻松起来,我身边那位小女孩想必是头一次搭飞机,心花怒放的问我,“哗!500里数,我可以到哪里去玩?”。我啼笑皆非,一般航空公司里数赠卷就算是短短的一小时飞程也要用到几万里数,我只好幽她一默的说,“大概从这里飞到那边的洗手间吧”。美国人的幽默打破了尴尬嘻哈收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三个人已经不再感觉”不爽”了。

巴苏的研究重点就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及时弥补挽救,还是可以扭转局势的,所以我告诫同学们,离大选说远不远,但也不是很近,深思熟虑的政客无不谙此理。

只要横空出世,祭出一大“E”,到时候千禧儿排队投票去了,包管强烈的“R”就会出现,那“O”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