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三权切开/张木钦

anwarmahathir20170515_600x315

特朗普被国会打脸,被法庭打脸,而他嬉笑自若,继续搞作。



这种政不通、人不和、互扯后腿的状态,就是人所称颂的 “三权分立”。

敦马承诺,再上台就恢复大马的三权分立。他说“恢复 “,意思是说以前是有的,现在没有了。

我们的三权几时分立过?全世界都看到首相可以开除大法官,老马开除大法官虽然千夫所指,事实上开除是有效的,也证明行政是凌驾司法的。

除了司法,还有立法。行政权与立法权有分立吗?只问一个问题:我们的上下议院敢挡住预算案不让过关,宁可让政府部门关门停摆吗?敢吗?

美国人就敢。他们的议院可以挡住总统的预算案,让政府关门,这是因为美国的总统和议员是分开选举的,谁也不必听谁,而我们的首相与议员选举是捞在一起的,行政就是立法,立法就是行政。



州政府也一样,不支持首长提案的立法议员是会受到行政对付的。

就是说,我们的三权是血肉相连的,要切开,要“恢复”三权分立,绝不是敦马轻轻一诺就行,也不是安华喊一声烈火莫熄就行。

然而不少人一听到改革,尤其是听到翻译过来的烈火莫熄就热血沸腾。

从前有个柏杨先生,喜欢把热血沸腾说成蠢血上冲,恐怕也有道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