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6月将来临,群众关注的是有条件行动管控令是否在6月9日告一段落;不过,在开斋节初期,确诊数字一度攀升到三位数,这是令人担心的。当我们担心行动管控是否延长,那边厢,财政部先传来一个振奋华族民心的消息。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博士宣布,财政部同意拨款58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充作行政开销,这无疑是久旱甘霖、拨乱反正的行动,让华社非常高兴。许多人看到这消息,心里不禁都有“呼,本来就该这样”的感觉。为什么马来西亚人(也是华人)财长林冠英做不到的事,由一名非华裔财长(啊!不,之前许多财长皆为非华人)做到了?!唯一可以解释的是,非华裔财长看拉曼学院拨款的角度,的确和行动党华裔财长的政治观点不一样。

不但如此,之前大费周章,要把1800万令吉拨给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的余额,也一并转给校方,解决了华人自己搞针对的问题,真是大快人心。原来,一切都可以做到的,做不到的话,只是政治在作怪。国盟这一次委任的财长,在华社眼中,突然间比前财长强了几个班次。

有人说,财长“敢”这么做,也要其顶头上司默许(即现任首相慕尤丁)才可以呀!说得没错,财长是经济专才出身,大可以不必淌这场华教浑水,可是,他还是插手了,而且捎来的是佳音,不是打压。那么,不管是首相的意愿,还是他本人便宜行事,拨助拉曼目的已逞,我们快快欣然接受,不要再幻想什么“阴谋论”了。

话说回来,拉曼拨款向来是国阵政府针对国家教育政策导致许多华裔不能直入大学,而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入读拉曼的一种补偿,里面错综复杂,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希盟执政,就有人认为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大致上也不会反对拨款,却有人自作聪明,以为是最佳打压马华的筹码,所以一再削减拉曼的拨款(2019年有550万;2020年剩100万令吉),大有要你俯首称臣,我才高抬贵手之意。

马屁拍到马腿上

既然你自家人要打压自家人,敦马当然无须强出头,所以,他也不发表什么意见,以免显得对某人“不尊重”。没想到民间的反弹越来越大,连带补选也失利,有人得找下台阶,逼得找个校友会商量商量,快快拨了一笔钱,将事情按了下去。可是,事情其实还没完。

希盟倒台,国盟上任,也换了个新财长,还是这位财长听得进马华的谏言,发放拨款,皆大欢喜。其实,和玛拉大学的拨款一比,5800万只是九牛一毛,我们这些草民都知道,没有理由财长不知道,问题是有时拍人家马屁,却拍到了马腿而已。

看来这位被希盟非议为后门首相的当家,虽曾自白以马来人为优先,做起事来还蛮全民的,没有那么多顾忌。比较行动党靠华人起家,当起政府了却自个儿心里起了变化,担心人家说他们偏袒华裔利益,所以畏首畏尾,到头来讨不到马来人欢心,却流失了大量华人的铁票,政权也没了,得不偿失。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