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 堂也拜天公/张木钦

正月初九拜天公,槟城天主教堂破天荒随俗,甘蔗,大香,八只烧猪,可谓祭而丰。

这种开明的举动,记忆中很少,七十年代马华有位高官兼神父,过年时家门口摆了个香炉给访客上香,他说,烧香是人的需要,不是神的需要。人赞他开明。



这次槟城更热闹了,神父亲自上香,亲自操刀分猪肉,与众同乐。

有什么感想呢?当然要先按赞,然后觉得有点遗憾。

遗憾的是,这样的开放来迟了500年。如果早就这样,中国也许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基督/天主国家,马克思就没有机会了,可惜那是 “如果”。

当年传教士利玛窦等人进入中国,态度是很开放的,但也闹了笑话,他们以为和尚是主流,就打扮成洋和尚,后来发觉不对,主流是儒家,所以改扮为儒生,也努力学习儒家思想。

开始的时候还顺利,而且获得皇帝康熙的信任,传教颇有进展,后来自己人意见冲突,就遭遇困难重重,甚至一筹莫展了,终至教堂被毁,神父被逐。



他们最大的争执是能不能接受中国人祭孔,祭祖,拜天公。

这就是 众所周知的“礼仪之争”,教廷反复,最后是决定不接受,由于不能容纳中国人的风俗习惯,传教事业到此为止。

拜天公是风俗或是宗教?利玛窦一派的看法是:天公与基督教的唯一真神是同一个,拜拜没问题,但反对派看法不同,认为那是拜另外一个神。

槟城的教会也许认为拜天公是风俗,无关宗教,这样看就更开明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