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大马房产前景的经济效应/南洋社论

随着国家银行最近宣布,隔夜官方利率维持在3%,我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一系列令人振奋的变化。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4月份房贷申请总数按年高涨15.2%至529亿令吉,首季房产滞销单位总数降至6年来最低,分析师普遍看好房地产领域的正面前景。

房地产市场的复苏对我国经济产生多方面的积极影响。首先,房地产作为一个重要的经济支柱,其增长直接推动建筑业、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发展。

随着房产滞销量的减少,建筑活动显著增加,这意味着更多的建筑材料、设备和相关服务需求增加。建筑业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还能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促进人民收入增加,进一步提高消费能力。

其次,房市需求的增长带动金融业的活跃。房贷申请和批准总数的上扬,显示出银行信贷业务的增加,这不仅提高银行的盈利能力,也促进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

随着贷款总数的正面成长,银行体系的稳定性和流动性得到进一步保障。

此外,房地产市场的活跃还带动相关产业链的联动发展。家居装修、家电、家具等行业将因此受益,市场需求将大幅提高,带动这些行业的生产和销售。这些行业的繁荣不仅能够增加就业,还能促进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提升整体经济的竞争力。

确保房市健康发展

尽管房市复苏对经济发展有诸多利好,但过快的增长也可能带来市场过热和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因此,政府需要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防范这些风险,确保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

首先,政府应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监控和调控。通过对房价和土地价格的合理控制,防止房价过快上涨,避免出现泡沫风险。

政府可以适时调整政策工具,如提高房贷利率、增加首付比例等,来抑制过度投机行为,保持市场的稳定性。

其次,应加大对中低收入群体的住房保障力度。政府可以通过提供住房补贴、建设保障性住房等方式,解决中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

这不仅有助于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也能有效缓解房地产市场的供需矛盾,促进市场的均衡发展。

此外,政府还需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区域均衡发展。目前,我国部分城市房价过高,而一些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却相对滞后。

协调合理城市规划

政府应通过合理的规划和政策引导,促进各地区房地产市场的协调发展,避免资源和人口过度集中在少数城市,造成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房地产市场的过热往往伴随着金融风险的增加,政府需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确保信贷资金的合理投放,防止金融体系出现系统性风险。

政府还应建立健全金融风险预警机制,及时发现和处理潜在风险,保障金融市场的稳定。

有鉴于此,我们认为,我国房产市场滞销情况的改善,无疑为经济发展注入新的动力。随着房市需求的强劲增长,建筑业、金融业及相关产业链都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然而,政府在鼓励房市增长的同时,还需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市场过热及发展不平衡的现象。通过加强市场监控和调控,保障房地产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为我国经济的持续繁荣打下坚实基础。

视频推荐 :

反应

 

言论

是时候考虑重启GST/南洋社论

团结政府在双溪峇甲州选举锻羽而归,失败的原因很多,众说纷纭,但其中显示人民并没有全盘接受它的改革政策;同时,它越想争取马来选票,就越争取不到,甚至连非巫裔的铁票也开始动摇。这证明施政的合适与否,并不是政府说了算。

人民的心意难以揣测,不再是以前那套“小施恩惠”就感激涕零。

同样的,如果不满意政府的施政,可以将票投给反对党或不出来投票,以示抗议。

检讨错失非推卸责任

重要的是,输了就要检讨自己的错失,而不是将责任推卸。

同样的,当初希盟政府首次成功改朝换代,推倒国阵政府,“废除消费税(GST)”的口号居功不少。

当时消费税的执行偏差,让人民怨声载道,所以,执政后即将之废除,显示希盟言而有信,对人民的承诺有交代。唯希盟也很清楚,消费税带来庞大的税收,可以协助落实有利的政策,以及经济发展。所以,废除GST,必须随即就恢复销售和服务税(SST)来填补税收的缺漏。但是,一些专家对此不以为然,觉得SST的税收,远远不及GST来得深入和广泛。这个说法,终于得到证实。

根据财政部的最新数据显示,GST和SST实施期间的总收入相比,SST的年均收入比GST少了51.6%。

我国在2015年4月至2018年5月(38个月)实施GST,总共征收到1848亿令吉的税收。其后,2018年9月至2023年底(64个月),我国启用SST,总共获得1504亿令吉的税收,收入大幅减少。这主要是SST的范围较小,仅包含市场的销售商品和服务的41%,相比GST覆盖率的76%。同时,GST由源头至销售终端的征税方式比较有利于实质税收,减少了漏报税收的情形。

GST效益比SST好

自从团结政府执政以来,有鉴于国库空虚,财政部无时无刻不在研究提高国家收入的方法,其中最积极进行的就是减少补贴。但是,商家和专家的看法是,如果要有效的提高国家税收,重启GST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所谓“数字会说话”,从上述的数据来说,GST实施的时期比较短,但是效益确实比SST好许多。

何况,SST的税率在今年已经从6%起到8%。

每次专家提及重启GST,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回应不是“不是时候”,就是“目前暂不考虑”。

如今数据出炉,兼为财政部长的他,是不是应该从善如流,认真考虑重启GST,以增加国库税收?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