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届大选何时到来,没有人能说得准。

但从当前疫情如此严峻看来,大选恐怕要等到8月1日紧急状态结束以后。因此,未来这几个月是那些有本钱、有条件“逐鹿中原”的强旅大党招兵买马,筹组大联盟的关键时段。

政治虽是“什么都可能的艺术”,死敌可以变成战友,战友也可以反目成仇,但各方人马如何组合,除了要看“利益”如何分配,也看“恩怨情仇”能否化解得了。要巫统接受慕尤丁目前虽有点困难,却并非没有可能,但要巫统接受马哈迪医生,恐怕难如登天,因为敦马把巫统害惨了。

同样地,要伊斯兰党接受安华的人民公正党,并非没有可能,但要伊党接受国家诚信党此生休想,因为诚信党额上被伊党贴上“叛徒”标签。

从目前大马政治演变的格局来看,希盟、国盟与国阵鼎足而三的可能性最大。其他小党若不想走没有作为的“单飞”之路,那就只有从这三大阵营中“择良木而栖”这一条路了。

日前,安华敞开胸怀,声称愿与敦马、沙菲益合作,筹组“在野大联盟”。

在兵荒马乱的当下,安华能搁置私人的恩怨情仇向敦马与沙菲益伸出橄榄枝,气魄不小,勇气可嘉。这个“在野大联盟”除了希盟三党的公正党、民主行动党、诚信党之外,拉拢的对象是敦马的祖国斗士党与沙菲益的民兴党。

“一山有三虎相争”

众所周知,安华、敦马、沙菲益都有问鼎首相宝座的野心,除非他们能事先谈妥未来“首相人选”的问题,否则成功组建大联盟之后,势必历史重演,再次为争“首相”高位而打到头破血流。因为“一山不能藏二虎”,更何况是现在“一山有三虎相争”?不论这是安华的权宜之计,还是安华准备不再争首相职,“各有算计”的明争暗斗可能成为希盟潜伏的“分裂”计时炸弹!选民谁敢委以治国重任?

国盟这边应是土团党的慕尤丁充当主帅,伊党则离开全民共识,与土团党搭档打天下,再招揽其他“情投意合”,愿意加盟的小党筹组另一个大联盟。这个大联盟是否能独霸一方,要看它是否能吸引“对希盟失望”、“对巫统自大内争感到绝望”的人马蝉过别枝前来投诚。

鼎足而三的最后一足国阵,应是巫统率领马华、国大党与沙砂一些政党的老班底再战江湖。这个组合如果能抛开“一己之私、一党之利”,重拾昔日为国为民的精神,其潜能不容小觑。但现在纳吉与阿末扎希官司缠身,若没有其他能服众的领袖适时脱颖而出,号令群雄,那巫统将在“内斗内耗”之中走向没落,而这个组合也势必因此而欲战乏力,回天乏术,来一个“自然的死”!

总之,来届大选鹿死谁手,现在还处在“重新洗牌”的阵痛阶段,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