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哈迪医生撂下狠话说誓要把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拉下台。于是,就有人说现在疫情当前,敦马的做法,包括希盟,如果要把国盟政府拉下台,就是在乱国。

如果以上的说法可以成立,那么,喜来登行动也是在乱国,可是,批评希盟想东山再起的人却不提这,明显就是在偏袒一方。

坦白说,现在抗疫是最大的事,如果政府换来换去确实影响国家政策及民心,但是,如果没有喜来登行动,由下届大选再见真章,国家政局就不会如此混乱动荡。

我国既然奉行大选制度,政客们就应该遵守这个游戏规则的底线,如果选输了就耍手段后门夺权,我们何必要劳民伤财的举行大选?政客们自己坐下来“排排坐,吃果果”就算了!

还有人说后门政府的国会议员也是人民选出来的,所以,也是可以代表民意的,这又是乱套一通。人民选择国会议员,是基于候选人当时所代表的党派。

如果换个党换个阵线,是否中选就是一个疑问,怎么能以此来合理化背叛选民的行为呢?

以政绩夺民心

后门政府虽然是合法的,但是,不是民选的政府,这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承认,许多想要为此正名的人,反倒显得心虚。他们倒不如学习首相的坦荡,最后以政绩来夺取民心,何必如掩耳盗铃那样,不敢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呢?

后门政府要洗刷污名的唯一办法,就是交出杰出的政绩,但是,遗憾的是,上任以来,后门政府的部长们表现乏善可陈,有些部长完全不懂民心;打着“马来人大团结”旗号上台的巫统和伊斯兰党,争做官联公司高职,巫统议员们几乎个个都有高职在身!

话说回来,希盟应该在此时夺权吗?希盟此时也推不出一个好的阵容!因为希盟执政不力,各党表现都让支持者失望,敦马出尔反尔玩弄种族情绪更让选民厌恶,所以,即使希盟成功再上台,选民也不会像5·09那样对希盟报以高度的热情。

从希盟风光上台到黯然被推翻,给马来西亚人民,包括政客上了宝贵的一课。

改朝换代是一个促进民主的过程,但是,一次改朝换代并不能马上改变我们固有的政治生态,选民是否对新政府期望过高或是想得太美?但是,选民怎么选都没有错,错的是背叛民心的政客,在希盟,背叛选民第一人就是敦马!

政客们也要从希盟倒台的过程中,看到民意败落的启示,尤其是行动党,如果不反省不检讨,一定会被第二度教训,而且,后果可能更严重。

希盟此时若再上台,也不意味着恢复了对民意的尊重,因为希盟执政期间屡屡与民意背道而驰,与选民离心离德。

我们固然反对后门夺权,但是,正门上台的希盟,更应该敬畏和珍惜民意委托,而不是如敦马那样一朝大权在握就视民意如粪土。

希盟和敦马都有权利争取再上台,但是,是否依然得到民意支持,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