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这么叫一声:大人,演讲时把口罩拿下,通通气。

不敢这么说,因为戴口罩是时下标配,叫了恐犯天下之大不韪;不叫一叫,憋在心里又有点不舒服,好像给人非礼了不敢出声。



是的,是一种非礼。

没有所谓对或错,只有顺眼不顺眼。老实说,我就是看了大人物戴口罩讲话不顺眼,觉得那是一种不尊重,一种不必要。

说到这里,我要对特朗普赞一声,做得好。白宫近来风声鹤唳,特朗普下令大家戴口罩,偏偏他自己就是不戴,宁可天天检测。

这是一种特立独行,不同流俗,有点英雄气魄,我现在注意普丁是不是会改变,变成英国首相约翰逊那样,一只败犬。

为什么大人物不戴口罩令人看来舒服?很难说,也许这是我们的文化价值观,本就是应该以真实身份示人,行不换姓坐不改名,即使在墙上题了反诗也要署上真名。



偶尔遮一遮不妨,但那非长久。

大人物戴口罩令人联想中东“回教国”IS的恐怖分子,在杀人之前就出现在镜头下,全身包扎得密密实实,别说分不清白人黑人,连男人女人都分辨不出。他们要做伤天害理的事,害怕仇家上门收他,莫怪;但抗疫是什么坏事?大人物竟那么害怕?

也许戴口罩是一种示范,但示范也有良好示范和不良示范。在非常安全的地方示什么范?

大人物演讲时,与群众的距离总有几米,即使专访,献词,直播,总有个适当安排,讲话是只有他喷口水,别人闭嘴恭听,他还需要口罩?

我看有些招待会,台上大人一字排开,台下小人物坐满一堂,大人物就在面罩后面滔滔不绝发言,演出的仪式感比棺材板还厚重,对不起我要转台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