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撤离阿富汗,导致塔利班卷土重来,短短数周内占据全国,这令该国妇女及民众感到担忧及恐慌。在新闻画面上,看到一些知识女权分子受访时所流露出的不安;而一大批民众更是恐慌地在首都喀布尔机场上演大逃亡记。

然而,这些妇女的父亲儿子兄弟丈夫们,却似乎对她们的不安没有感同身受;而逃亡民众的父老乡亲们,也似乎对恐慌不以为然。因为在塔利班挺进的过程中,前线既没有出现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的莫斯科及列宁格勒保卫战疫般的场景,民众不分男女老少奋勇拿起武器抵抗入侵的德军,最后虽然伤亡惨重,却成功阻挡及消耗了敌人的力量;也没有像中国抗日战场,军民虽然在战场上无法抵挡日军的刀锋,却在敌人后方占领区展开游击战,令其不得安宁,并钳制了日军大量的军力。

小兵立大功 后方不抵抗

阿富汗国土比大马大一倍,人口约3000多万。其由美国装备及训练的政府军号称30万,装备精良。而塔利班组织的主力部队则只有区区数万人,没有任何重型武器。在如此辽阔的国土,军力显得捉襟见肘的塔利班组织,无论是前方攻城掠地的前锋部队,或是在后方占领区的留守部队,想必都不会很多。

更何况塔利班是没有空军部队的,因此除了缺乏空中打击能力,更没有在短时间内往某方投放援军的远程运军能力。如果阿富汗军民是“有心”要对抗塔利班,在面对他们的前锋进攻主力部队时也许一时抵挡不住,但是在其空虚的后方,却为当地军民提供不少反击并重夺被占领的城镇,以及截断后路的良机。

然而事实却是,这一切均没有发生。

塔利班在前方不但轻易击败装备精良的30万名政府军,轻松地夺城掠地,其在后方新占领区的居民也犹如温顺的羔羊,使起无后顾之忧。这在某种意义上显示,尽管塔利班声名狼藉,但恐怕却是拥有“民心”的一方。

所以,既然大部分阿富汗人民选择了不抵抗,意味着他们接受塔利班成为政府,那么身为局外人的世人,何必为他们日后在塔利班统治下的命运干着急呢?而既然这是民心所向,就算日后在塔利班的统治下命运堪忧,这也是他们今日选择不对抗所种下的种子,轮不到我们这些局外人去为他们操心。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