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与选民考验时刻/叶行

由于首相署副部长拿督莫哈末法立医生在周六清晨突然病逝,导致柔佛州丹绒比艾国会议席出现空缺,也让希盟政府自5·09上台以来,面对第九场补选。

在这之前,希盟政府因为各种原因被迫迎接了8场补选,若说成绩,只能算勉强及格,以5比3还拿得出手的表现,稍胜在野党一筹,不过,随着巫伊两党正式签署合作后,希盟面对补选时的压力,相信也会跟着增加。



这个从2003年由当时选举委员会新划的选区,在2004年正式投入选举,由时任马华总会长丹斯里黄家定负责守土,而后在2008年交棒给爱将拿督斯里黄日升,并在2013年成功卫土,然而,2018年的第14届大选,黄日升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5·09大选,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莫哈末法立奉命代表希盟土著团结党挑战代表国阵马华守土的黄日升,这场普遍不被人们看好的选战,却因为伊斯兰党莫名奇妙地插上一脚,分散了国阵票源,最终让莫哈末法立脱颖而出,以524张微少多数票坐收渔利。

传统不等于必然

倘若按照国阵过往惯例,谁丢失的江山,就该由谁负责收回,丹绒比艾如今已然出现补选,照理应该由当时守土失败的马华,再次披甲上阵立功赎罪,但是,由于巫伊两党已正式联盟,间接影响到该国会选区到底应该花落谁家的结果,至少前副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面时媒体询问时,就以“要和国阵成员党开会商量”来推诿,让马华再次获得上阵的整个希望成了悬念。



丹绒比艾国会选区固然是马华传统议席,但在政治游戏里,传统两个字并不等于必然,过去金马仑补选,国阵就曾重用“国阵党员”的原住民候选人,为广大群众上了一课,因此,在丹绒比艾补选挑选候选人过程中,倘若结果是:马华除了助选,就没他什么事时,各位观众,不要惊讶!

根据过去选举委员会公布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席选民结构,该区合格选民总数为5万3528人,巫裔选民是56.8%,华裔选民为41.61%,印裔选民则1.01%,其他选民只有0.55%。换句话说,这是个以马来选民占大部分的混合选区。

华裔选民左右为难

同时,该选区的选民结构及过去的成绩历史,也可能会成为巫统力争上阵的借口。还有一个问题,除去巫统以外,马华还有可能面对另一个潜伏着的竞争对手,那就是伊党,然而,这还得看伊党柔佛州的基层怎么想。

目前,巫伊两党过去的极端偏激表现,造成马华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会是华裔选民的首选,可问题是,如果马华失守该国会选区的出战权,在来届大选,马华全国许多类似的选区,会不会也因为同样理由而必须拱手让出,任由巫伊两党瓜分?

对希盟来说,丹绒比艾这场补选其实是场考验战,毕竟这是巫伊两党正式结盟后的第一场补选,不管胜负如何,都可以视为马来选民对巫伊两党联盟的欢迎指数,同时,也可当作是希盟政府过去曾经尝试向极端偏激化靠拢的成绩指标。

最左右为难的,还是当地华裔选民,到底要“以大局为重忍辱苟且”,还是“不顾一切只为发泄”,又或者是“明哲保身不问政事”?然而,不管如何选择,也禁不住这段时间的水涨船高,因为在马来选民动向不明的当下,41.61%的华裔选民,分分钟会成为造王者!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