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国行扶不起马币/南洋社论

不管怎样,市场越来越觉得,不续约国家银行行长的丹斯里诺珊希亚,由副行长拿督阿都拉昔接过棒子,成为第10任新行长,是国行逐渐不再独立的征兆。

人民很难明白,当初诺珊希亚声称,国行的政策不是她一人拟就的,而是由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开会讨论后共同决定。

国家银行在过往推出政策,向来保持独立超然的作风;诺珊希亚在5月杪发表一封罕见的致编辑信,已经是国行最大方的一次解释,毕竟货币政策涉及多方面的专业考量,不是搞政治那样胡扯和短视。可惜的是,诺珊希亚的解释没受到看重,黯然退休。

阿都拉昔接任不久,就发话要扶持马币,和诺珊希亚的意见迥然不同。奇怪的是,货币政策委员会的集体决定在短短几个星期就被推翻,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有主见,也比之前诺珊希亚言中的“并非草率决定”草率了许多。

我们再听听经济部长拉菲兹怎么说。他说,政府没有干预令吉,因为这将花费大笔资金,众所皆知,我国的储备金并不如其他国家。

另一位同是拼经济的投资、贸易及工业部长东姑扎夫鲁,在前朝2022年担任财长的时候也说,政府不会干预国家隔夜政策利率的决定,它是由货币政策委员会作主。

那么,现任国行行长阿都拉昔是基于什么原因,在上任后突然和前老板的意见相左,“觉今是而昨非”?

扶持马币非长远之计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国行扶持马币,短期内或许可以让马币汇率停止继续贬值,但这不是长远之计。

我国的隔夜利率3%和美国的5.25%利率相比,孰优孰劣,一目了然,怎样扶?不能扶!

如果要在市场上脱售美元回购马币以让马币升值,绝对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徒然让资金雄厚的对冲基金加剧卖空马币,届时马币将跌得更惨。

此外,马来西亚的外汇储备大约在1130亿美元(约5279亿令吉),数额不大,不能和卖空集团对耗下去。

其实,干预外汇市场以阻止马币过度波动,是国行常有的举措。

国行应该保持一贯的高瞻远瞩,讳莫如深,露出必要时不惜出手干预的态度,让对冲基金摸不着头脑,对它有所顾忌,因而不敢造次。如果把话说白了,卸下独立超然的外衣,反而属于下乘的手段。

马币要止跌回扬,最主要还是政治稳定,经济加速复苏以及成长,增加人民收入,以及增加外国对令吉的需求,比如促进旅游业等等。

我国奉行马币汇率自由浮动政策,利用国行扶持企图稳定马币,属于“割足适履”,希望这不是因为州选举所作出的短期利好之举。

反应

 

财经新闻

外资续净买马股4.78亿

(吉隆坡15日讯)上周较短的交易日无阻外资连续流入,外资连续第二周买入马股,上周共净买入4亿7820万令吉。

MIDF研究在本周发布的资金流向报告中指出,国行上周四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OPR)维持在3.0%,这已是连续第七次维持这一水平,外资因此大量涌入,当天共流入3亿8920万令吉。

外资上周买入最多的三个领域分别是建筑(1亿8920万令吉)、公共事业(1亿1161万令吉)和工业产品与服务(1亿1180万令吉)。外资卖出最多的三个领域则是消费产品与服务(-9270万令吉)、能源(-3340万令吉)和保健(-2190万令吉)。

与外资相同,本地机构在连续三周买入后也开始净卖出马股,共卖出3亿1850万令吉。

在参与度方面,外资的每日平均成交值(ADTV)上升了24.7%,本地机构上升了10.9%,唯独散户下滑了1.3%。

视频推荐: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