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高级部长阿兹敏最近一番话,宛如平地一声雷。

他说,“来届大选有可能在今年或明年举行。”

虽然民政党主席刘华才博士早前预估闪电大选在9月举行,惹來不少讪笑,毕竟9月闪电大选,确实挺匪夷所思。

不过,从国盟最近的部署,不排除确实在为闪电大选布局。

首相慕尤丁要闪电大选,要先克服三大难题。

一. 疫情:虽说疫情未消难举行大选,但是,珍妮补选及新加坡大选,都可作为參考新常态下如何进行选举。

只要接下來疫情没有趋向严重,闪电大选都有可能举行。

二. 联盟:国盟要打大选,须先注册为正式联盟。土著团结党是想大力促成,但巫统不想被绑紧。

现在看到內长兼土团总秘书韩沙再努丁说了,国民联盟正策划注册为正式联盟,并将尽速完成。

虽然不知道他要如何搞定巫统,如果国盟完成注册,闪电大选的脚步也向前迈了一步。

三. 议席:土团党、巫统及伊斯兰党在上届大选,议席重叠;要应战下届大选,议席分配谈判不易。

现在巫伊合作更合拍了,议席谈判更多的问题,会是卡在巫统与土团两党之间。

巫统不争做首相

现在看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博士说了,巫统不会跟着争首相人选课题起舞,他也指示巫统及国阵议员继续支持慕尤丁的领导,让对方专心施政。

再來是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说话,他说巫统和伊党在国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主席理事会的共识是,同意在来届大选继续支持慕尤丁担任首相。

综合这两人的谈话,或许可以大胆的推测,土团、巫统及伊党确实在筹划闪电大选,而且彼此在互相妥协让步,那就是:

巫统及伊党竞选的议席数目,多过土团党,交換条件是巫伊继续支持慕尤丁担任首相。反正议席多,到时分的蛋糕也多。

巫统不甘雌伏于土团,总想要居主导位置,确实让慕尤丁伤脑筋,国盟內部三大问题也不容易解决,却也不能因为没能解决,就一直拖延大选。

因此,快刀斩乱麻是一个办法。

快刀,就是闪电大选。

各党为了能达致共识举行闪电大选,就需要快速谈妥分歧,彼此也需要更多妥协。

乘机清洗杂音

那么,为什么慕尤丁的国盟政府需要闪电大选?这有內外因素。

外在因素:

一是马哈迪与安华的夺权之势固然放缓,但威胁没有完全消除,需要在希盟重新集结前大选。

二是当暂缓还贷期结束后,小老百姓经济压力回升,再加上失业率增加,如果经济无法尽快复苏,民怨会增加累积,对国盟政府不利。

三是管控令期间,网络直播的便利,更多宗教势力扩大影响力,其中不乏更保守的;在新常态下的选举,政治人物会懂得好好善用,化为己用。

四是国內外投资者都在观望,政治不稳定,谁都不敢投资,大选是给大家多一个选择。

內在因素:

一是土团內部及巫统有许多杂音,大选是清洗的最直接方法。

二是各党各取所需,现在的位子及资源分配是急就章,要重新更好分配就洗牌。

三是国盟內部的不稳定因素,再累积下去会是计时炸弹,需要大选來一致对外。

四是希盟州属不解散,这对国盟挺棘手。由于砂州州选明年到期,一旦全国大选、国盟州属及砂州都同步举行,那么,希盟可能就要重新思考跟不跟进。

如果真的有闪电大选,那不关灵不灵感了,而是全是选举算计。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