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国盟患不协调症候群/陈福星

国盟最近罹患“大领袖不协调症候群”,帮内各路霸主各说各话,局外人雾里看花。

这里指的局外人,不光是非国盟党人,因为就连国盟成员党的小领袖,相信也搞不清楚大领袖在上演哪出戏码。

先是传出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见了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讨要一个副首相职位,而人选必须是来自土著团结党。

达基尤丁解释模糊

慕尤丁身边的人随即跳出来,言之凿凿地说这是依斯迈跟慕尤丁之间早前定下的协议,然而伊斯兰党主席丹斯里哈迪阿旺却出乎意料地公开否认,声称此事虽确曾被提出,可双方并未就此达成协议。

接着,慕尤丁反驳说,有关“确实存在”的协议,是在伊党总秘书拿督斯里达基尤丁负责起草,土著团结党总秘书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和巫统的通讯及多媒体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见证下签署的,且所有国盟最高领导都知悉此事。

眼看老大哈迪被打脸,伊党已被逼入墙角,如今是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的达基尤丁马上作出一个似是而非的解释:我当时是以首相署(国会与法律)部长身分草拟有关“协议”,但那其实不是一项协议,而是一份协议备忘录。

此外,达基尤丁还“意犹未尽”地留下一条尾巴,说“委任副首相只是一个惯例,这个职位在国家宪法内,根本是不存在的”。

很显然,这个时候,达基尤丁是靠向党主席哈迪这一边,至于他对“协议”的解释会不会引发越描越黑的反效果,则另当别论。

慕尤丁想敲山震虎

不管怎样,事情相信不会就此了结。

法律上,就算是口头协议也有法律约束力,但如果仅仅是备忘录,则不存在任何法律责任,随时可以将之丢进垃圾桶;换言之,只要当事人肯将所谓的“协议”在阳光底下当众翻一翻,就不难真相大白。

不过,除了法律,这起看似罗生门的事件,还可从政治角度审视。

说实在,慕尤丁此刻闹着要副首相职,隐议程之一在于敲山震虎,为的是提醒依斯迈,没有国盟和土团党,你当不上首相。

这一点,就算是慕尤丁所言不尽不实,对伊党来说亦无伤害,那为什么大可选择沉默的哈迪,却急于否认协议的真实性?

很难不让人怀疑,伊党跟土团党之间已出现隐约的关系裂痕,若果真如此,哈迪的动作就事出有因,就让人联想到他是为了维护依斯迈,不让首相大人难做人;或最低限度,这个时候,伊党不想用副首相课题“为难”首相。

政治情节倘若发展到伊党或哈迪本人支持首相依斯迈多过国盟,那么下个环节的戏码,必然更精彩。

反应
言论

马华新面孔vs行动党旧人/陈福星

第15届全国大选开打,政党政客个个踌躇满志,没有人会笨到未打先认输。

2018年的5·09大选,马华身为国阵里的唯一华基政党,输到灰头土脸,只剩下时任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的亚依淡国席;后来丹绒比艾国席举行补选,拿督斯里黄日升博士才为马华争回第二个席位。

随后,今年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马华取得零的突破,分别夺得2个和4个州席;马华出现了从谷底反弹的好迹象。

至于11月19日第15届全国大选,马华的成绩会好到哪里?这个时候一切言之过早,可如果说其胜出的国席会超过原有的两个,应不为过。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要保住现有42个国席,看来并不容易;其“致命伤”源自希望联盟在朝的政绩不佳,22个月执政期几乎没留下好评。

还有,行动党的朝三暮四、朝秦暮楚,选民不会轻易忘记吧!

2008年的3·08大选,行动党的火箭飞上伊斯兰党的月亮;2013年的5·05大选,火箭领袖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结果怎么样?

5·09大选,行动党“高攀”曾被其骂到一文不值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胜选后还拥戴老人家出任首相。结果又怎样?

来到11·19大选,行动党唱的又将是哪出戏?眼下所见,几乎是老调重弹,不外乎继续大骂国阵领袖贪污腐败。

选民不再轻信希盟

可今天,堪称国阵巫统灵魂人物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锒铛入狱。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如果不能因此说明看守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确有打贪之心,最低限度,也证明由国阵当家的“大马一家”政府,并未对司法公正伸出干预之手。

从这个角度审视,希盟和行动党棒打国阵贪腐的招数已然用老,而希盟的竞选宣言在22个月执政期一一落空,也“造就”选民不会再轻易相信希盟的大选宣言。

对马华来说,深信首度领军的总会长魏家祥会取得不俗成绩,其在甲柔州选所打出的年轻新人牌,应该会沿用。

很简单,行动党42个原有国会议员,有几个愿意退位让贤?反观马华,输掉5·09大选的候选人,相信没几个会继续披甲上阵,换言之,新人必将涌现。

马华新面孔对垒行动党旧人,将是第15届大选逃不掉的画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