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有个90多岁高龄还活跃的政治人物敦马哈迪医生,是我国的悲剧,更是我国的喜剧,但对一些人而言可能是悲喜剧。

先说喜剧。在2018年全国大选过后,我们迎来了三任首相。

对这3年多来的第三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敦马有一些“忠告”:选有能力的人、内阁要瘦身、“孤立法庭帮”不要让他们“脱罪”、不要委任政治青蛙等等。

敦马提出这些“忠告”,到底是认真的还是板起面孔搞笑,就以他两次任相时有没有以同样的标准来组织内阁身体力行对比一下,就知道答案了。

是的,他是板起脸孔搞笑,但是有好些人可能觉得他讲得有非常有道理。但是,事实是讲者天花龙凤,听者醍醐灌顶——这是喜剧。

曾看到英国某政治人物讲过意思大概是这样的话:政治人物要成功,就是讲一些能够说服听众但自己根本就不相信的话。

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敦马的强点是他的实际行动,不是他的言论,即使他的言论有时也不乏真知灼见。你最好把他的言论当参考,勿当金科玉律。例如,对新首相上任的批评,敦马说首相的权力大过总检察长。这是什么意思?表面看他的意思是首相权力大,新首相的权力也是如此,可能影响到好像纳吉及阿末扎希博士等巫统议员的案件而被撤销。

这是个高招,他要达到的目的是引导或者加强舆论:法庭除了判处这些“法庭派”罪成之外,其他的判决都“铁定”是首相干预。至于罪成或无罪释放的法律依据,并不是重点。

但是,我联想到的却是:这可是敦马的经验之谈。

我不是法律界人士,也不是律师,但是经过法律训练之士是否应该问敦马一个简单的问题:你说此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之前我们听到前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亲口说他是政治委任。老板自己宣布不当首相后,汤米托马斯也辞职不干了。在他辞职之前,也有好几个法庭案件也被撤销了,有的还没进入审讯程序就撤销了。

这正是我国其中一个悲剧。

讲到悲喜剧,也以法律为例子。

法庭簇群用意何在?

我看到很多人在说不支持慕尤丁的巫统议员属于“法庭派”或者有人借用冠病疫情的常用语“法庭簇群”。

对不起哦,林冠英官司缠身,也不支持慕尤丁,为什么他没有被纳入“法庭簇群”?当他不存在,未免太瞧不起他了!

更加重要的,很多人也对那些“逃避法庭簇群”视而不见。好像有几个巫统议员怕面对法庭,宁愿委屈当敦马哈迪眼中为不可信的“政治青蛙”。

所以,我搞不清利用“法庭簇群”的用意何在。依愚见,如果纳吉和阿末扎希不要面对上法庭的后果,把巫统交给马哈迪可能就过关了。这几个人因为坚持不与敦马合作(当然也是马哈迪要除之而后快的人马)才上法庭。

有人夸夸其谈“法庭簇群”,我看到则是敦马的大师手笔影响的无远弗届,“法庭簇群”是在他任相的时候才出现,你用“法庭簇群”不就成了敦马的思想跑马场吗?

这是一出悲喜剧,即使喜剧的成分占多一点点。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