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上台一周年,大伙儿一窝蜂对新政府评头论足,反对党只能躲在冷冷的角落。

一个国家的兴衰,政府的好坏固然是决定因素,可在民主制度下,少了杰出反对党的制衡,一开始可能很好的政府,很快就可能变坏。理由很简单: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腐败。



在马来半岛,主要反对党就那么两个,即国阵和伊党。从国席看,国阵40伊党18,伊党的议席不及国阵的一半,可是以在野党角色论之,未曾迈入布城大门的伊党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伊党现为吉兰丹和登嘉楼两个州属执政党,也曾在吉打和霹雳当过家,但在国会,这个宗教政党却只有担任反对党的份儿,恰恰如此,其扮演反对党经验,远非国阵成员党所能及。

经过了一轮的退党潮,巫统眼下算是暂且稳住了军心,可往下的日子,却由不得巫统自己说了算;在“巫伊合作”的反对党新模式下,伊党大可依然故我,巫统却还得看伊党脸色。

伊党决不介意偏安一隅,固守丹、登,但巫统虽说还在玻璃市和彭亨掌权,却存有来届大选权力尽失之虞,因此,巫统这个时候只好唯恐不及地巴结伊党,好让自身在迈向重夺中央政权的路上,有个强有力的搭档。

政治只讲输赢非对错



另一边厢,希盟上上下下都在骂“巫伊合作”,指这是宗教和种族极端,且破坏国民和谐的政治勾结,必须加以铲除。

可话说回头,其实希盟4党无权责骂“巫伊合作”。土著团结党和人民公正党领袖,主要来自国阵当权时的巫统,那个时候的巫统跟现在基本上没什么差别;国家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也同样没有骂的权利,前者化身自伊党,后者则曾在3·08大选和5·05大选,为伊党整过容。

老实说,政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善于变脸的政客,他(她)们可以在不同的平台讲不同的话。把政敌妖魔化,或将妖怪化为神仙,是这些人与生俱来的大本事。

一言以蔽之:成王败寇。政治只讲输赢,不讲对错,有时候也不必讲道理。

反应